张龙强:钢铁行业应保持战略定力应对新一轮下行周期

发布时间:2022-10-31 13:00    来源:中国工业新闻网

关键词:钢铁行业 张龙强 战略定力

摘要:钢铁工业作为我国国民经济的重要基础产业,目前已建成世界上最完整、最大规模的钢铁工业体系,主体工艺装备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创新发展能力和产品质量与服务均显著提升,但发展进程也并非一帆风顺,期间经历了多次不同程度的下行历程。冶金工业信息标准研究院党委书记、院长张龙强认为,“十四五”钢铁行业已经进入新一轮下行周期,但下行深度和周期长度都不会超过“十二五”时期。

  中国工业报首席记者 孟凡君

  钢铁工业作为我国国民经济的重要基础产业,目前已建成世界上最完整、最大规模的钢铁工业体系,主体工艺装备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创新发展能力和产品质量与服务均显著提升,但发展进程也并非一帆风顺,期间经历了多次不同程度的下行历程。冶金工业信息标准研究院党委书记、院长张龙强认为,“十四五”钢铁行业已经进入新一轮下行周期,但下行深度和周期长度都不会超过“十二五”时期。

  2020年以来,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经济造成严重冲击,发达经济体普遍采取宽松的货币政策来提振本土经济,但也给后续通胀危机埋下隐患。张龙强表示,经过“十三五”以来持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我国钢铁行业竞争力和抗压、抗风险能力明显增强,全行业应保持战略定力,坚定不移推进行业高质量发展。

  我国钢铁行业进入了第六次下行通道

  张龙强指出,自上世纪90年代钢材价格逐步市场化以来,我国钢铁行业发展大体经历了五次典型的下行历程,其中成因与应对措施各有侧重,但都经受住了考验,并有一定程度的提升。第一次下行(1993年7月-2001年12月),我国市场经济体制转轨过程中,价格秩序重构、低水平项目重复建设、不规范竞争,叠加亚洲金融危机和进口冲击,钢材价格持续下跌。第二次下行(2005年4月-2006年1月),钢铁投资过热导致低水平产能快速扩张,国内钢材需求增速不同步,钢材价格大幅下降。第三次下行(2008年8月-12月),国际金融危机引发需求不振,触发供需失衡,叠加成本支撑下移,钢材价格下行。 第四次下行(2011年9月-2015年12月),产能严重过剩,行业竞争加剧,市场运行陷入低迷,钢材价格持续大幅下跌。第五次下行(2018年11月-2020年4月),中美贸易摩擦加剧,经济下行,出口回落,叠加新冠疫情突发,钢材价格震荡下跌。

  2021年,全球经济增速放缓、国外通胀危机不断累积、能源供需缺口逐渐增大,导致包括钢材在内的大宗商品价格大幅波动。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会员企业利润达3524亿元,创历史新高,但12月全行业亏损;钢材八大品种平均价格从1月份的4870元/吨大幅上涨至5月份的6139元/吨(其中5月第二周高达6744元/吨),后又在12月降至5235元/吨 。11月份,受疫情、能耗双控特别是地产“暴雷”影响,钢材需求锐减,价格从10月份的6065元/吨快速降至5422元/吨,由此开启我国钢铁行业第六次下行通道。

  张龙强分析,我国钢铁行业进入了第六次下行通道或下行周期,主要原因是占钢材消费比重近35%的房地产市场已经趋于饱和,很难再维持近年来建筑钢材消费水平,更难提供消费增量。“除非有重大调整(如快速大规模推行钢结构建筑),否则钢材消费量和价格较大幅度增长短期内已经不具备支撑条件。”张龙强认为。

  我国钢铁行业将面临更为严峻的考验

  张龙强认为,上世纪90年代以来,我国钢铁行业历次典型下行历程主要呈现以下特点:每一次下行都是钢铁供需失衡的体现。一个周期内大都要经历需求增长加速、价格和利润率上升、产能快速扩张并超过需求增速,供需矛盾不断累积并导致失衡,行业开始下行。可见,供给和需求的矛盾长期存在,且基本都是在行业上行期间加速累积,在下行期间集中显现。每一次下行都会受到铁矿石、煤焦等原燃料成本波动的严重影响。一个周期内,前期钢材市场预期良好,原燃料价格不断上涨,并进一步助推钢材成本和价格双升, 后期市场供需失衡,钢材价格下行,呈现出高成本、低利润的行业运行态势。每一次下行行业深层次矛盾都会显现并加重下行影响。深层次矛盾主要有产业集中度低、话语权不足、产业链延伸不够及违规建设等,这些矛盾在行业上行期往往不被重视,不断累积并持续影响行业发展,成为下一次行业下行的隐患。每一次下行行业发展都会受到冲击,同时也取得一定程度的进步。钢铁行业下行期间,政府、行业企业采取措施积极应对,如布局调整、技术创新、管理优化、转型升级、兼并重组、产业链延伸等,钢铁产业竞争力因此不断增强并为下一次上行提供动能。

  2022年以来,国际地缘政治冲突进一步加剧全球经济下行压力,主要发达经济体掀起加息潮对抗通胀,全球经济增速持续下滑,钢材需求明显萎缩,但原燃料采购成本较长时间处于高位,特别是焦炭已经成为又一影响成本的重要因素,钢铁市场呈现供给减量、需求收缩、成本上涨、利润下滑等特征,钢材价格持续下行。

  随着我国疫情防控在全球率先取得突破,一揽子稳经济政策逐步发力,内需稳步回升,叠加国际上供需错配形成的旺盛出口需求。早在2020年4月,我国钢铁行业运行就已经实现V型反转,并于2021年再次刷新行业效益历史新高,全年实现利润3524亿元,利润率回升至5.08%。张龙强认为,2022年,我国钢铁行业已经度过最艰难的7月份,8月份实现小幅抬头,9月份进一步回升,全年将保持盈利,但下行趋势没有改变。“考虑到新冠疫情、地缘政治、置换产能逐步落地等因素,2023年如无重大利好,我国钢铁行业将面临更为严峻的考验。”张龙强表示。

  政府、行业和企业共同应对新形势、新挑战

  当前,我国钢铁工业正处于高质量转型发展关键时期,面临的困难和挑战是全球性的,但也蕴含着无限发展机遇,需要政府、行业和企业勠力同心,共同应对新形势、新挑战。

  张龙强建议,政府层面:一是继续实施产能产量双控,积极探索调控新方式。如畅通产能指标、产量指标、能耗指标等要素流动通道,优化要素资源配置,支撑我国统一大市场建设;引导底单外产能、统计外产量合规化或有序退出;适时引入合理产能利用率指标,从产量端缓解批建不符等建设端监管困境等。二是进一步鼓励支持优势企业加快兼并重组步伐,包括跨区域、跨行业、跨所有制及产业链重组,大幅提高产业集中度和促进产业链耦合发展,支撑优质要素资源向优势企业集中,发挥更大的重组整合协同效应。三是加强原燃料保供稳价力度,如进一步加强国产铁矿石和废钢资源保障,适度放开焦煤企业限产管理。四是鼓励高端产品出口,充分发挥中国钢铁产品竞争力优势,稳定并提升高端产品全球市场份额。五是优化钢材消费结构,推动产业链绿色协同发展。如大规模推行钢结构建筑,经初步测算,若考虑80%新增公路桥梁和70%房屋采用钢结构,年用钢增量将达到亿吨量级(基于2021年数据测算)。

  行业层面:一是充分发挥标准的基础性、引领性作用,推动下游行业广泛引用钢铁行业相关标准,畅通钢铁应用通道。二是加快推动钢铁材料替代,如钢制公共设施、家具、餐具等,也包括钢结构建筑。三是组织协调产业链各方,加强钢铁材料基础和应用研究,促进关键共性技术、新材料研发、高端装备等实现重大突破。四是坚定信心,保持战略定力,坚持高质量发展,持续推动行业能效提升、智能制造、绿色低碳等重点工作。

  企业层面:一是以极致能效为主线,开展技术创新、产线升级、管理优化等相关工作,实现节能降碳协同发展。二是充分把握下行期的发展机遇强身健体,不同于上行期企业要积极生产和固本培元,下行期侧重于降本增效、技改升级、兼并重组等。三是以拓展生存空间为导向,及时谋划转型突破提升,比如传统建筑用钢(钢筋和线材)需求下降,相关企业须及时调整发展战略。四是积极推进数字化、智能化进程,进一步提升企业生产效率、管控能力和产品质量,逐步建立卓越产品的国际竞争优势。五是坚持“三定三不要”原则积极应对,在市场冲击中获得新的成长,从而实现高质量发展。

(责编:heyan)
全部评论0条评论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