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4年内每年需化解2625万吨粗钢 明年去产能任务仍重

发布时间:2016-11-14 14:51    来源:全球五金网
 

关键词:钢价 粗钢产量 产能过剩 钢铁需求 钢铁主业

摘要:近年来,钢铁行业产能过剩,企业普遍出现亏损已经广为人知,因此,国家明确要求钢铁行业要化解产能过剩实现脱困发展,把去产能放在突出位置。除了物理拆除高炉外,有的钢企也变相缩减产能,华菱钢铁就是其中一家。

  近年来,钢铁行业产能过剩,企业普遍出现亏损已经广为人知,因此,国家明确要求钢铁行业要化解产能过剩实现脱困发展,把去产能放在突出位置。

  今年2月4日,国务院公布《关于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指出将在近年来淘汰落后钢铁产能的基础上,从2016年开始,用5年时间再压减粗钢产能1亿至1.5亿吨。其中,2016年要完成4500万吨。

  有相关数据显示,截至今年10月底,去除4500万吨粗钢产能任务已经完成,5年时间中去除粗钢产能1亿至1.5亿吨的计划,减去4500万吨的话尚余5500万吨至1.05亿吨,这意味着在今后4年中,每年要去产能1375万吨至2625万吨,去产能的任务仍很艰难。

  明年去产能任务仍重

  11月9日,在全联冶金商会去产能促转型研讨会上国家发改委产业协调司巡视员夏农表示,如果说2016年是钢铁去产能的元年,那2017年将是钢铁去产能的攻坚之年。虽然今年1月份至9月份钢价逆势大幅度上扬,不会改变中国钢铁去产能的节奏,明年将继续推进钢铁去产能进程。

  另据中钢协方面表示,化解过剩产能的成绩来之不易,阶段性效果也初步显现。在今年化解过剩产能的目标任务中,钢协会员企业承担了大部分任务。部分地区存在化解任务平摊和一刀切的现象。在非规范企业中存在相当规模的落后产能。这部分企业受利益驱动继续生产甚至增产,对钢铁行业转型升级不利。化解过剩产能首先要淘汰落后产能,而要做到这一点后期任务非常艰巨,可以预料到,明年将是化解产能的攻坚年。

  数据显示,非会员企业粗钢产量扩张明显。1月份至9月份全国粗钢产量同比增长0.37%,其中钢协会员企业粗钢产量同比下降0.51%,非会员企业粗钢产量同比增长3.57%。由于钢材价格较年初有一定的上涨,先前已停产的一些企业又恢复了生产。

  企业融资难问题仍较突出。受严控钢铁企业的贷款规模影响,许多钢铁企业面临着续贷困难和抽贷等问题。国家为解决实体经济融资难、融资贵问题采取了多项措施,也收到了一定效果,但是就企业反映的情况看,钢铁企业资金紧张、融资难的问题仍未得到有效缓解,企业发债门槛和融资成本进一步提高。

  “虽然,受益于供给侧改革以及去产能,大部分钢企在三季度终于实现了扭亏,钢价的提升也促使部分钢企盲目的复产,这样很不利于去产能。”有不愿具名的分析人士指出,中国城市化率正以每年1.5%增速推进,未来中国仍有上百亿吨钢铁需求,如中国钢铁年产量维持在8亿吨,未来10年到20年将保持可盈利发展。所以,上述分析人士指出,钢铁去产能必须通过企业并购,物理意义上拆除生产设备,避免日后复产。而目前,确有钢企已经着手开始拆除高炉。

  钢企多种形式去产能

  据了解,武钢三个月内已经拆掉了两座高炉。武钢3号转炉年产钢90万吨,投产于上世纪70年代末,今年年初停产。拆除工作从10月19日开始,拆分炉底,切割炉体,每个拆卸部件都被拍照记录。此前,产出过近4000万吨铁水的炼铁厂2号高炉于8月27日停炉,进行彻底拆除。

  拆炉不复建在武钢投产58年来还是第一次。武钢是新中国第一座大型钢铁联合企业,被称为共和国“钢铁长子”,投产于1958年9月13日。截至2015年,武钢累计生产钢铁超过3亿吨。

  2016年,去产能成为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确定的五大任务之首,钢铁业去产能首当其冲。据悉,去年,武钢已启动淘汰落后产能计划,今年主动退出炼钢产能442万吨、炼铁产能319万吨。国务院国资委企业改组局负责人上月底透露,今年央企化解钢铁过剩产能任务是719万吨,武钢今年任务已经完成。

  除了物理拆除高炉外,有的钢企也变相缩减产能,华菱钢铁就是其中一家。

  作为政府推动重组的企业,华菱钢铁转型金融产业的另一深层意义在于钢铁主业的去产能。深交所互动易显示,11月8日,华菱钢铁对前来调研的机构投资者表示,在去产能方面,控股股东华菱集团下属子公司的150万吨电炉炼钢产能已经停产,提前完成了去产能任务。现有上市公司的产能是先进产能,不在去产能计划中。而湖南省委省政府一直在积极推进公司本次重组,主要基于三方面的考虑:一是要加快湖南省的金融产业建设,补齐省内金融短板;二是顺应国资国企改革的大环境和大背景;三是帮助华菱钢铁尽快走出困境。

  而对于明年去产能,有业内人士指出,化解过剩产能工作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特别是在我国经济新常态的背景下,面临着更多的困难和问题。主要表现在,一是职工安置和债务处置工作需要进一步做细做实。在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的背景下,地方财政、就业形势较为困难。特别是钢城产业单一,吸纳劳动力能力弱。二是企业兼并重组有待抓住机遇加快推进。目前钢铁行业优化布局、兼并重组、转型升级等方面的工作还仅仅局限于个别企业,没有形成整体突破。三是明年化解过剩产能工作难度加大。随着钢材价格明显回升,停工停产企业数量减少,特别是应依法关停的企业须彻底关停。而且中央奖补政策实行早退多奖,客观上奖补激励效应逐步减弱,债务处理需要政策支持,明年化解过剩产能工作难度将进一步加大。

     
(责编:)

相关新闻

人工智能如何应用于农业? 赵春江院士:分五步

近日,2019年花城科技论坛暨农业人工智能峰会在广州举行。与会院士、专家聚焦农业人工智能话题,共同探讨未来智慧农业科技创新所面临的机遇与挑战。“农业人工智能技术可以提高劳动生产率、资源利用率和土地产出率,增强农业抗风险能力,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和生态安全,实现农业可持续发展,促进从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的跨越。”中国工程院院士罗锡文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