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小涓:产业互联网的融合、网链与创新

发布时间:2020-08-30 16:00    来源:机经网

关键词:融合 2020工业互联网大会 产业互联网 网链 创新 江小涓 清华大学

摘要:2020年8月29日上午,由工业和信息化部、北京市人民政府主办的2020工业互联网大会在线上开幕。大会以“赋能·融通·创新 为新工业革命筑基”为主题。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院长江小涓指出,产业互联网或者说工业互联网的发展恰逢其时,在“十四五”期间会非常快速的发展,它是一次新的产业革命。产业互联网的发展本身就会带来3万亿左右的产值,自身发展就带来增长、就带来扩张。

  尊敬的各位来宾,各位朋友,大家上午好。很高兴能参加今年的工业互联网大会,今年的主题是赋能、融通、创新,我本人非常认同这三个概念,确实是产业互联网最重要的功能。

  我先讲一讲我对产业互联网的理解。

  现在大家经常讲产业互联网是互联网的下半场,如果从时间的接续性上也许可以这样讲,但它应该是不够全面的,它把消费互联网还有巨大的空间会给掩盖掉。只能讲时间上是继起的,但是空间上会是并存的。我理解产业互联网是一个全新的全场,是技术、生产组织和商业模式的全面创新,是一场新的产业革命。我重点从经济学的角度,选择三个角度阐释我的观点,因为这个题目是一个很宽广的题目,我就讲其中我比较熟悉的三个方面。

  跟大家分享这三点,第一是产业互联网会促进制造业服务业融合发展。第二是产业户会促进产业链向产业网链转变。第三是产业互联网会促进生产组织形态和商业模式出现新的重要变化。

  先看第一点,数字时代的制造业服务业融合发展。各位可能知道,我们有比较长的时间在应该优先发展制造业还是优先发展服务业上一直有困惑,也有摇摆。实际上在数字时代,制造业服务业两业是融合发展的,这个融合不只是出现在数字时代,在传统时代两业就有深度的融合。我们经常讲三种传统的服务业制造业融合的模式,一个是制造的服务化,制造业延伸到服务业,把产业链从生产制造过程延伸到上游的供应链服务和下游的售后服务。这些在过去20年中间很多制造企业它的产值中间服务的含量是在不断提高的,有机构统计过80家全球领先的制造公司,服务占销售的产出和占利润的比重大概占20-50%。第二种融合的模式是服务的制造化,服务业延伸至制造业,服务企业专注于研发、设计、定理产品和营销等等,然后把制造环节外包。但是还是会统计在服务业的产值中间。原来的耐克,现在的小米,还有拼多多,大体上都是这类企业。还有一种融合模式是制造业先把生产性服务剥离出来,由专业的服务企业来向制造业提供,这个是过去40年一个很突出的趋势,制造业先把内部的研发、设计、会计、营销、咨询等等服务剥离出来,交给专业的服务公司,再向制造企业提供,更专业化,效率更高。这是传统的两业融合模式。

  在数字时代,两业融合的模式极大的丰富,我学习了中国信通院提供的几百家工业互联网的案例,也实地调研了其中的多家,分类有各种角度,我是从生产性服务业的角度,对工业互联网大概分了新的九类,可以归为三个大类,其中第一类是传统融合模式的扩展了升级,就制造服务化、服务指导化和玻璃专业服务提供,可以升级为设备管理、供应链管理和研发设计服务这三大类新的数字融合模式。后面还有两大类模式都是只有在数字时代才可能出现的生产性服务业,基于工业互联网的生产性服务业。一个大类是高通量物联网的新型融合模式,主要是对生产和运营过程进行实时的控制和监测。另一大类是基于大型平台的新型融合模式,包括社会化制造、全生命周期服务和全要素全流程服务这样三大类。我们逐一做一个简单介绍。

  传统融合模式的扩展和升级刚才讲了有三类,第一类是设备管理,我就不用再细展开了,各位都是工业互联网界内很熟悉的同事。第一类设备管理,大家比较熟悉的像汉云、根云,传统时代是对设备进行远程的售后服务,现在可以非常实时的对设备的运转状况,对它的维修需求、服务需求,甚至把设备作为资产重新在整个社会范围内进行配置,都在数字时代进行了全新的升级和拓展。第二类是传统的供应链外包的模式,这个模式在新的时代也有了非常大的改进。一个由有工业企业向传统的制造企业延伸、向传统的服务企业的延伸,比如美的它的美云智数,它可以向服务业的领域去提供。还有原来传统的服务业向制造业的延伸,比如用友的精智,它是从服务领域向制造领域的延伸。第三类是研发和设计服务,这个在传统时代也是很多量的外包,但是在数字时代,它是一个多家多方同时立体式、各环节同步进行的大的研发过程,只有在数字时代才能立体化的展示整个产品和设计的理念以及它的产品出来。我们虽然叫传统融合模式,但是极大的扩展和升级。

  第二种是基于高通量物联网的新型融合模型。第一是生产过程实时管控,对于这么高速运动和旋转中的设备,没有现在这样的网络联通能力是无法进行联网和监控的。举个例子,信通院做的例子,黑湖智造、智通科技,在生产过程实时管理同时,如果它搭载上了企业运营的很多数据,就变成了企业运营的实时管理,它能够实时感知企业运行的状况,进行管理,进行智能决策。比如甲骨文也是个很典型的传统的服务企业转向数字化的服务企业。第三是行业性解决方案,能够对全行业提供一个一站式的服务,大家讲得比较多的是威派格,是一个水务的运营公司,对我们用户进行封闭式的全过程的实时监控的生产者的服务,效率也是非常好的。这是第二大类生产性服务业,也是我们工业互联网的一种大的类型。

  第三种类型是基于大型平台的新型融合模式,有点类似于消费时代消费互联网大型平台的模式。有一类是做全生命周期提供平台的,最近李克强总理去重庆专门看了“猪八戒网”,这个网在国内甚至在全球都是最大规模的网,它依托在中国庞大的制造业的基础上,有2000多万个客户在平台上,一半是服务提供商,一半是需求企业。它可以从企业的设立再到企业的运营过程中,有100多项生产者服务,它可以智能的探测企业需要什么服务,智能匹配和提供,效率非常高。还有一类是全要素全流程平台提供的服务,这个服务也是很有创造性的。我个人觉得是一种很有雄心的网络的理念,希望能把生产过程全要素全过程能够反映在平台上来推进,包括从开发工具的提供、从设备的接入、从供应链管理、从工业级操作系统的提供等等,有很多服务的改进。里面像海尔的平台,像华为的平台,像航天云,这是我们比较早比较经典的一个代表性的平台,大体上都是这样一种网络的设计理念和它希望达到的效果和模式。第三种是非常具有创新意义的平台,市场化的来组织设备,他们把工业制造能力最小单元化,比如到设备、到员工。然后依据需求,时时组织云工厂来进行生产,这是一种全新的生产组织模式,也是一种全新的商业的模式。后面我们也会举一个例子跟大家再仔细看一下这个模式。这就是我们刚才讲的在数字时代生产性服务业,服务业和制造业会全方位立体的融合式的发展。

  我们对这一点的结论是,产业互联网的本质在我们做经济学的人看来,就是向制造业提供数字化智能化生产型服务,它将是制造业提高增加值和增强竞争力的主要源泉。数字时代两业融合普遍广泛,相互内置程度深化,传统口径做两业划分的标准已经很难刻画每一个具体企业的形态和他们的相互关系。当我们希望制造业快速发展的时候,我们可以把很多的服务业内置在其中,它表现为制造业的产值,但它其中有越来越多的生产性服务的含量在其中。所以我们做这种刻板的划分已经不太适应现在数字时代两业融合的形态。这是我讲的第一个问题,数字时代两业融合。

  第二讲一讲产业互联网、工业互联网非常重要的作用,促进产业链向产业网链转变。

  传统的产业体系下,我们讲究专业分工,讲究大规模、低成本,讲究专注做好一件事情,所以很多零部件、很多企业我就做一件事,很多产业链是单链单点搭结起来的,可能只有少数供应商和个别的供应商。在极端的情况下,比如在疫情之下,产业链断链就成为了一个突出的问题。少数几处断裂,有可能配件无来源、产品无去处,整个产业链的运作就成了问题,这就是有些产业有些企业复工不能复产主要的原因。面对这种情况,企业一方面替代,看有没有替代的企业搜寻,一方面自研自制,另外实在没有办法我就改变设计了。这都是在单线条产业链情况下不得已而为之的一种替代的办法。长期来看,我们还是要依靠工业互联网、产业互联网,来使供应链本身的实质发生一些改变。

  传统模式下为什么不能多链多端去连接,因为规模经济和多元化不能兼备,多端匹配会导致信息成本高昂,单点匹配信息成本低,制造成本也低。但是在数字时代,数字制造和智能匹配能够同时使信息成本和制造成本都比较低。比如3D打印这样的数字制造,小批量单品生产并不会导致高成本。平台又能够聚集巨量的生产能力智能匹配,所以你的信息成本和线下去搜索多个供应商的时候是不一样的,这就是互联网的初心,不能一点出问题,整个网就出问题。新的趋势,我们非常希望而且也出现了这种趋势,在工业互联网、产业互联网时期,能够结链成网,从产业链向产业网链来转变。

  举一个例子,这是一个很新的例子,海尔卡奥斯平台,这个平台在国内很多评比中都是名列前茅的,企业在疫情中搭了一个工业企业疫情防控复工达产的服务平台,就在一个市里服务2万家企业,就为其中的2000多家企业在疫情期间重新搭起了通畅的产业链条,使它能够复工复产。它还有一个很好的例子,在2月5号的时候,武汉在疫情中医院继续模块化、智慧化的医疗隔离舱,由于要的很紧,需求方就在海尔的卡奥斯平台上发布了需求信息,平台立刻动起来,48小时完成了设计,同步动员平台上的多端资源,同步开始制造,半个月,2月21号产品就已经运到了医院。没有一个多端连接匹配资源、巨量的企业在上面活跃的产业互联网,这种速度、这种匹配资源的能力我们是很难想象的。产业互联网会促进产业链向智能化的产业网链转变。我们讲工业的安全发展,最后是要靠技术的,我们非常期待工业互联网能够发挥这样的作用。

  这是我们刚才讲的一个平台,“猪八戒”生产者服务平台,由于中国庞大的制造业,它是企业,不是个人,不是吸引力,它的注册总数是2200多万,一半是希望提供服务的,一半是需求服务的企业,是一个很大全生产过程的生产者服务提供商,它有很多很好的例子,在疫情期间,有的企业疫情导致它原有的销售链断裂了,就利用“猪八戒网”的客户沟通工具,它是一个智能匹配、多端匹配的,多点链接了新客户,结果它的营收还超过了疫情以前的水平,都是工业互联网时代才可能有的一种表现。

  第三个问题,关注一下新的产业形态和商业模式。

  在智能时代我们会有新的产业形态和商业模式出现。有一个经济学家叫科斯,他得过诺贝尔奖,他有一个很著名的问题,为什么要用企业,为什么生产要用企业这种形态来进行,我需要生产的时候我可以从市场上购买设备,我可以临时招聘员工,组织起来就可以生产了,为什么要一个企业,而且是越来越大的企业。大家知道管理一个大企业,管理成本是很高的,层级越多的企业,信息传递会失真,激励会减弱,有很高的组织成本。为什么要有企业,因为社会化的组织生产交易成本太高,它会有匹配搜索的成本,信任的成本,交易的成本,它的成本会非常高。衡量下来,可能组织一个企业付出组织的成本相对更加合适。但在数字时代,情况发生了变化,如果把企业肢解掉,可以取消掉组织的成本,社会化的匹配生产,它的搜索成本、匹配成本、质量控制成本等等信息成本、交易成本会大大降低。在这个情况下,因为我已经做了产业研究差不多40年,我觉得产业的洗牌是不可避免的,生产组织形态和商业模式会出现非常重大的变化。举一个例子,这是在宁波的一家工业互联网,叫“生意帮”,这个企业的规模在我们现在可以数得上的产业会中不是很大,但是他的理念是非常新的,他就是提供社会化制造能力的生产型服务业,他做什么,他最小单元的来组织社会生产能力,一单一单的来完成客户的需求。举一个例子,这是在共享自行车还非常热的时候,这是一个共享自行车的企业需要做智能车牌,而且是国外需求的,时间很紧。但因为当时共享自行车发展非常快,能够生产智能车牌的企业都排得很满,不能按照他的要求,他希望50天就能够生产出来470万个新型车牌。这个企业接了这一单,他先做了一些小的打样,跟企业核对,符合条件之后他就来组织云工厂。这个企业在宁波是一个企业集群非常密集的地方,短期就组建了62家工厂的153台闲置设备开始协同制造,因为他有设备工程师,他还有质量控制工程师。就按照节奏一步一步往下走,比50天还少2天的时间里,其他企业生产的2/3,就完成了这一单的生产,就是一个最小化的社会化的组织制造的单元,根据需求一单一单的来完成制造的需求,完了以后就解散,纯粹是一个虚拟云工厂。在企业内部生产的任务并不是非常均匀的,总会有设备、人员闲置下来,所以他的生产效率并不是达到最饱满,但这种方式组织的话都是用的时候再组织,没有闲置,没有设备的剩余富余,所以效率是非常高的。他做过的一些单,这种方式组织,生产成本比在其他企业的报价大概能低20%到1/3,效益还是非常明显的。当然这种模式的扩展和发展是需要很多基础条件的,前期的时间和投入还是很高的。但是相信随着技术的发展,随着智能技术的快速成长,随着我们产业互联网的迅速扩张,这种模式一定会成为很多产业集群密集地区非常重要的生产形态。

  在中国,这个模式是特别有优势的,你要想在一个区域内拿到单子,就能寻找到足够的设备来组织云工厂,一定有一个非常庞大的产业基础存在。我们制造体系齐全,体量非常庞大,集群化也很突出,是云工厂的重要基础。在这样的基础上,以产业互联网来重组资源,探索制造能力基础单元的市场化交易,供应网链来协同,非常有优势。这是一个生产组织创新、商业模式创新、经济和管理理论创新、政府职能创新,都会带来新的挑战,也都是很关键的时期,可以说是机遇与挑战并存。

  最后我总结一下我的观点,产业互联网或者我们习惯讲的工业互联网的发展现在恰逢其时,在“十四五”期间会非常快速的发展。它的发展有以下重要的意义,是一次新的产业革命。首先是它自身的发展,信通院有一个数字,产业互联网的发展本身就会带来3万亿左右的产值,自身发展就带来增长、就带来扩张。另外它会融合发展,它会促进制造业、服务业的融合发展,使两业都有新的提升,都有生产效率的提高。第三会带来安全的发展,从产业链向产业网链的过渡,会带来在经济波动情况下整个经济更加平稳、更加平滑的运行。第四它会创新发展,刚才讲的最后一种模式,就是基于互联网的一种全新的创新式的生产组织、商业模式的创新,会带来社会配置资源效率很大的提高。总的来讲,我对工业互联网、产业互联网的发展非常乐观也非常有信心。

  在这里再次祝愿这次大会能够获得圆满成功,也祝在场的各位、在线的各位业界的朋友,祝你们的事业发展越来越好,谢谢。

  (注:本文根据现场速记整理,未经演讲嘉宾审阅)

(责编:yangbo)
全部评论0条评论
精彩评论

辽中亿发张国军:只要选对产品年年都是旺季

张国军,今年40岁,2010年成立了辽中县亿发农机有限公司。据悉,张国军早在2010年以前就一直从事农机销售工作,但是那时候主要以单缸机等小型农机具为主。随着对农机补贴的逐渐加码,国内农机市场得到快速发展,农机产品也从小型逐渐向中大型发展。张国军正是看到了这个形势,2010年开始转战中大型农机具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