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来新的发展阶段 现代煤化工逆势谋突围

发布时间:2020-08-05 13:00    来源:中国能源报
 

关键词:石化行业 现代煤化工

摘要:尽管当前形势有所缓解、生产陆续恢复,行业整体却仍面临前所未有的困难。何时才能止跌企稳,稳定步入回暖通道?外部因素带来的冲击,会否延续至“十四五”时期?即将迎来新的发展阶段,现代煤化工如何实现突破?近日,由石油和化学工业规划院举办的石化行业“十四五”规划指南发布会上,多位专家给出自己的建议。

  国家统计局近日发布的1-6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统计显示,今年上半年,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利润总额下降32.2%,其中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业由同期盈利转为亏损。

  受国际油价暴跌、新冠肺炎疫情等影响,现代煤化工是遭遇冲击最大的行业之一,诸多项目跌破盈亏平衡点,行业大面积亏损。尽管当前形势有所缓解、生产陆续恢复,行业整体却仍面临前所未有的困难。何时才能止跌企稳,稳定步入回暖通道?外部因素带来的冲击,会否延续至“十四五”时期?即将迎来新的发展阶段,现代煤化工如何实现突破?近日,由石油和化学工业规划院举办的石化行业“十四五”规划指南发布会上,多位专家给出自己的建议。

  油价中低位徘徊

  负面影响仍将持续

  煤价和油价是影响煤化工项目盈利的两大关键因素。石油和化学工业规划院副总工程师韩红梅表示,从能源和化工产品的比价关系来看,2013-2019年,煤价上升、产品价格下跌,挤压了现代煤化工产业的盈利空间。特别是近半年,在低油价情境下,多数项目运行异常艰难。受此影响,示范项目整体进展缓慢,相应的技术升级任务也难以落实。

  除了原料价格,不同项目分别存在可盈利的“临界油价”。以油品、化学品为主的煤制油项目,对应油价分别在70-75美元/桶、55-60美元/桶;煤制烯烃、煤制乙二醇项目,分别对应45-50美元/桶、50-55美元/桶的油价;经换算,煤制天然气的油价临界点为2.0元/Nm3。“目前来看,油价若继续在40-50美元/桶水平,只有煤制烯烃能维持基本平衡,其他项目难度较大。即便部分企业有所盈利,也不排除是靠煤炭利润的转移所得。”石油和化学工业规划院教授级高工白颐称。

  白颐分析,“十三五”后半期,国际能源价格持续推进再平衡的过程,油价处于50-70美元/桶的中低位震荡。这在一定程度上会降低石油化工的原料成本,若持续时间过长,还将导致化工行业整体低迷,产品价格随之下跌,进一步加剧对现代煤化工的冲击。“在做‘十四五’规划研究时,必须充分考虑低油价因素。”

  “长期中低油价将深刻影响煤化工项目决策。通过技术进步、强化管理,现代煤化工究竟能在多大程度上抵御油价冲击、实现盈亏平衡,是当前以及‘十四五’期间的焦点。”韩红梅称。

  而从某种意义上看,国际油价下跌带来影响,也印证了现代煤化工产业的重要意义。“无论油价如何波动,我国‘贫油’格局均不会改变。国际形势越不明朗,越给油品供应敲响警钟。煤化工适用于制取大宗化学品及油品,恰好可以弥补石油资源不足。”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科学院大连化物所所长刘中民表示。

  示范项目进展慢

  应用端重视不够

  产业震荡的背后,更多问题值得关注。

  白颐表示,相比“十二五”更侧重煤化工替代石化产品的技术、工艺,”十三五”期间,行业重点转向优化升级、绿色发展。近5年来,现代煤化工的原料煤耗、综合能耗、工业水耗持续下降,能效提升。但同时,示范项目推进依然缓慢。“原油价格整体偏低,加上煤价升高、环保加严等因素,行业不可能永远处于快速发展状态。”

  同时,现有产品多从生产端出发进行研究,对于应用端的关注远远不够。白颐称,在投资、生产经营及技术研发方面,“重产品、轻应用”现象突出。当产业发展到一定阶段,大宗产品数量较多,如何更好发挥产品的专用性及特性,理应成为新的重点。“为用户考虑,有针对性地展开应用,我们与国外大公司相比还有差距。”

  上述局限,进一步带来同质竞争、产能过剩等风险。韩红梅举例,煤制乙二醇项目发展较快,在“十三五”期间保持了19.5%的年均增长率,已成为石化产品的有效补充。但在扩能提速的同时,技术、经济风险犹存。

  “今年上半年,项目开工率只有30%-40%,石化乙二醇和进口乙二醇带来巨大竞争,行业运行压力很大。”韩红梅坦言,煤制乙二醇产业定位尚不明晰,再加上东部沿海新一轮石化乙二醇项目的投资建设,市场空间继续收窄。从用户角度出发,找准目标市场至关重要。

  多位专家还称,光有技术、没有产能是不行的。即便煤制油、煤制气等战略储备项目,也需维持日常生产经营,实现技术储备与产能储备一体化。“从能源基础、能源战略、能源安全等角度看,煤制油气是自主可控的后备能源生产方式之一。但迫于压力,部分煤制油气项目不得不转产或联产,产能储备功能受到影响。”一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目前,煤制油气示范项目仍靠企业自行筹划,如何同时满足国家需要和市场需求,是谋求生存发展空间的前提。

  关注产业“价值链”

  避免增量不增效

  记者了解到,截至去年底,我国现代煤化工产业实现1.55亿吨的原料煤转化量,约占煤炭消费量的5.6%,行业发展已形成规模。而今在低油价等冲击之下,如何重构符合产业特点的价值链,成为“十四五”期间的重要课题。

  白颐建议,突出高端化发展特征、体现选择性发展模式,避免“增量不增效”。从整体出发,推进煤基清洁能源产业升级,助力国家能源体系高效发展;科学把握煤制化学品进程,优化建设方案。对企业自身而言,积极开展产业诊断工作、产业对标分析等研究,优化利用资源配置和能源分级措施,研究产品牌号、性能与市场发展的适应性。结合地域特点,分析环境、物流等外部条件,避免“大而全”及教条按照产业链思路确定的发展方向,关注产业的“价值链”。

  韩红梅称,“十四五”期间,以提升产业竞争力为目标进行适度发展。尤其是新建项目,一定要建成精品工程,注意主动适应产业发展的新趋势和市场的新要求。在此基础上,突破关键技术瓶颈,提高系统集成优化,进一步提升资源利用、环境保护水平。

  除“单打独斗”,与会专家还提出产业融合及一体化发展方向,探索形成以现代煤化工为核心的油气电多联产新模式。“上游与煤炭结合,中游与电力、冶金等结合,下游和纺织、农业、建材等融合,由此进一步提高煤炭整体转化效率及清洁高效水平。”

  此外,韩红梅建议,“十四五”开始可将煤制甲醇、化工氢纳入现代煤化工的范围。其中,甲醇汽车、甲醇船用燃料等推广,为应用拓展打开了非常好的市场前景;氢能是我国乃至全球的发展重点,氢能产业起步的支撑之一正是化工氢技术。

  “醇氢新能源将为现代煤化工带来更多契机。”韩红梅举例,可推进大型甲醇能源基地建设,构建基地化、大规模、低投资、高水平的煤制甲醇产能布局;以项目为基础,带动甲醇装备制造业发展,建立完善甲醇经济体系;适时考虑可再生能源制氢与化工产业融合示范,助力发展“绿色零碳化工”。

(责编:heyan)

混资本转机制 央企混改将迎政策升级版

国务院国资委主任郝鹏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四次会议审议通过的《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2020-2022年)》,不久将印发实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