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国加速能源转型 共同应对全球气候变化

发布时间:2019-10-25 14:00    来源:中国工业报
 

关键词:加速能源转型 全球气候变化

摘要:能源是人类社会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基石,从自然能源时代到煤炭、电力、油气大规模使用,再到可再生能源兴起,每一次能源的重大变革,都深刻改变着世界,推动着人类进步。然而,近代以来高度发达的工业文明使地球付出了高昂的资源和环境代价,世界能源秩序进入了新一轮“调整转换期”。

  中国工业报记者 孟凡君

  能源是人类社会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基石,从自然能源时代到煤炭、电力、油气大规模使用,再到可再生能源兴起,每一次能源的重大变革,都深刻改变着世界,推动着人类进步。然而,近代以来高度发达的工业文明使地球付出了高昂的资源和环境代价,世界能源秩序进入了新一轮“调整转换期”。

  10月22日, 2019年太原能源低碳发展论坛在山西省太原市开幕。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韩正宣读了国家主席习近平的贺信。

  习近平在贺信中指出,能源低碳发展关乎人类未来。中国高度重视能源低碳发展,积极推进能源消费、供给、技术、体制革命。中国愿同国际社会一道,全方位加强能源合作,维护能源安全,应对气候变化,保护生态环境,促进可持续发展,更好造福世界各国人民。

  捷克前总理博胡斯拉夫·索波特卡认为,未来可持续发展之路是继续支持发展可再生能源资源,全面降低对煤炭和石油的依赖。

  所有国家必须加速能源转型

  气候变化是人类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联合国副秘书长刘振民指出,当今世界实现可持续发展、改善人们生活和保护我们星球已成为所有国家的共同目标。自世界各国领导人通过《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和气候变化《巴黎协定》以来,现在已经过去了四年,全球范围内可持续发展的势头日益渐进。

  “但是,目前尚有许多可持续发展的目标无法达到或者尚无法实现将全球平均气温升幅控制在工业革命前的2℃以内的目标。” 刘振民表示。

  刘振民介绍,在最新由独立科学家团队发布的《全球可持续发展报告》中,“普及能源脱碳”被确定为加快实现许多可持续发展目标的6个切入点之一。根据《全球可持续发展报告》,将升幅控制限制在1.5摄氏度仍然是可以实现的,但是这需要能源以及土地、工业、建筑、交通和城市的快速深刻转变。因此,所有国家必须团结一致,加速全球能源转型,以实现《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和气候变化《巴黎协定》。

  意大利曼托瓦省省长贝尼米诺·莫塞利认为,减少对环境影响的能源生产与可持续发展无疑是第三个千年的挑战。据计算人类生态足迹的全球生态足迹网络称,人类在2019年7月29日就已经将2019一整年的地球自然资源预算使用殆尽。在此情况之下,能源生产构成了衡量一个系统可持续性的一大决定性因素。

  贝尼米诺·莫塞利表示,实际上,生产能源主要是使用地下储存的资源,尤其是天然气、石油和煤炭,而利用此类资源会造成向大气中二氧化碳的大量排放,气候变化的原因便在于此。天然气、石油和煤炭等所谓的化石资源在今天仍然在被过度使用,国际层面上需要各国家或各国际组织作出应对这一真切环境气候紧急情况的具体反应。

  “总的来说,为了达到更具雄心壮志与决定性的成果,以抑制气候变化带来的灾难性影响,必须不断开发多种因素间更加有效且创新的策略和协同增效。” 贝尼米诺·莫塞利强调。

  世界各国为共同目标付出行动

  博胡斯拉夫·索波特卡认为,全球气候变暖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其中人类活动对此产生的影响超过50%,人类必须对此予以积极应对。在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进程中,《巴黎协定》将世界所有国家联合起来,开展实质性全球合作。

  “在巴黎达成全球气候治理的长期共同目标、减少二氧化碳排放和努力达到1.5摄氏度的温控目标是正确的。” 博胡斯拉夫·索波特卡认为。

  日本能源环保国际促进会会长、CMI株式会社董事长竹川东明指出,《巴黎协定》确定了全球平均气温升幅控制在工业革命前的2摄氏度以内,并力争控制在1.5摄氏度以下,让世界各国拥有这一共同目标,并为之付出行动。2018年,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专题报告中提出,虽然有一些不确定因素,但若要实现平均气温升幅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必须将二氧化碳排放总量控制在5800亿吨以内。

  竹川东明说:“按目前的排放实况,十几年就将达到这一排放总量,因此各国政府、投资者、生产企业以及消费者应超越国界联合采取措施,共同行动。”

  国际能源署在《2017年能源预测报告》中指出,即便考虑各国为二氧化碳减排付出的努力,到2060年二氧化碳排放量将是398亿吨。要实现“全球平均气温升幅控制在工业革命前的2摄氏度以内”这一目标,二氧化碳排放量为90亿吨,即需要削减80%以上。

  竹川东明认为,“作为控制和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的手段,节能可以削减398亿吨的40%,利用可再生能源可以削减35%,而且还有CCS、转变燃料、核能等选择途径。”

  竹川东明强调,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是本世纪必行之的工作,一方面全力降低排放,并将二氧化碳作为可用物质进行回收、封存、有效利用、循环利用。另一方面应该充分认识包括CCUS技术、负排放技术的重要性。

  各国朝着清洁低碳和电气化的方向推进

  青海省人民政府省长刘宁指出,人类在文明发展历程中不断追求经济增长以扩大自由度,能源、材料和科技是其最基本的支撑。就能源来讲,化石能源在生产和消耗过程中会或多或少改变和破坏生态,而随着人类社会的进步,人们越来越认识到这种破坏的严重性。

  刘宁说:“当前,世界能源供给和需求变革最明显的标志,就是逐步以清洁能源替代化石能源,形成煤、油、气、核、新能源、可再生能源等多元化的能源供应综合体。”

  国家电网有限公司董事长寇伟认为,“进入21世纪以来,新一轮能源革命在全球蓬勃兴起,虽然各国选择的路径不同,但总体上都朝着清洁低碳和电气化的方向推进。”

  对此,寇伟主要有三点认识。第一点认识:清洁低碳和电气化是新一轮能源革命重要趋势和特点。清洁低碳主要表现为非化石能源大规模开发利用和化石能源的清洁利用,这是保证能源供应的两大支柱。中国能源结构长期以煤为主,实现清洁低碳转型任务尤为艰巨,今后较长时期煤炭仍将占据重要位置,但其比重将逐步下降,与新能源呈现“此消彼长”的态势;电气化主要表现为电能利用范围前所未有地拓展,在终端能源消费中的比重大幅提高。电动汽车的发展是一个非常显著的标志,中国油气资源不足,推进交通电气化对降低原油对外依存度意义重大。

  第二点认识:电网在新一轮能源革命中处于特殊而重要的位置。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中国能源资源分布与能源需求呈逆向分布,比如山西煤炭储量占全国的17.3%,用电量仅占3.2%,需要通过电网进行远距离输电和大范围配置。二是风电、太阳能发电具有很强的随机性、波动性,大规模、高比例并网后给系统安全稳定运行带来极大挑战,需要电网具备强大的灵活调节能力。三是电动汽车、虚拟电厂、分布式能源等交互式能源设施大量接入,使电网负荷预测和潮流控制更为复杂,需要电网有效应对和解决。

  “新一轮能源革命对电网技术、功能、形态提出了前所未有的要求,未来的电网将不再是单纯的输电载体,而是将成为多能转换利用的枢纽和资源优化配置的平台,成为友好开放、共建共享的能源互联网。” 寇伟表示。

  第三点认识:建设泛在电力物联网为电网赋能是电网跨越升级的重要途径。寇伟认为,“当前,以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人工智能、5G等为代表的数字技术正在深刻改变着人类社会,建设泛在电力物联网,即充分应用各种先进数字技术,实现电力系统各个环节万物互联、人机交互,推动电网功能、业务、管理全面升级。”

 

(责编:)

袁隆平进军智慧农业:全国十几亿亩盐碱地是不毛之地,其中两亿亩可种水稻!

10月15日,第二届智慧农业国际(青岛)高峰论坛在青岛市城阳区举行。中国工程院院士袁隆平担任大会主席并现场连线致辞,他表示,作为科技工作者,他有两个梦想,一个是禾下乘凉梦,一个是杂交水稻梦,目前杂交水稻产量已达到每公顷18吨,下一个目标是攻关耐盐碱水稻,俗称海水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