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燃油汽车全面电动化助力产业绿色发展

发布时间:2020-07-01 12:00    来源:中国工业新闻网
 

关键词:油控研究项目 电动汽车 汽车电动化 传统燃油汽车

摘要:6月30日,中国石油消费总量控制和政策研究项目举办线上发布会,此次发布会以“十四五”为主要时间窗口,聚焦中国传统燃油汽车的全面电动化及其退出时间表,提出了传统燃油汽车逐步退出市场的保障措施。

  6月30日,中国石油消费总量控制和政策研究项目(简称油控研究项目)举办线上发布会,发布四份最新报告: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China EV100)撰写的《中国汽车全面电动化时间表的综合评估及推进建议》、能源与交通创新中心(iCET)撰写的《中国传统燃油汽车退出进度研究与环境效益评估》、交通与发展政策研究所(ITDP)撰写的《中国城市公共领域燃油车退出时间表与路径研究》和劳伦斯伯克利国家实验室(LBNL)撰写的《中国重型货运部门减油路径评估》。此次发布会以“十四五”为主要时间窗口,聚焦中国传统燃油汽车的全面电动化及其退出时间表,提出了传统燃油汽车逐步退出市场的保障措施。清华大学副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中美清洁能源联合研究中心电动汽车联盟中方副主任王贺武、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政研中心副主任刘斌、自然资源保护协会(NRDC)高级顾问杨富强等专家对报告内容和相关议题进行了研讨。

  汽车电动化助力中国汽车产业转型升级

  《中国汽车全面电动化时间表的综合评估及推进建议》分析了汽车电动化对于促进中国汽车产业转型、降低能源安全风险,以及缓解交通污染等方面的重要意义。报告还从资源保障、基础设施、产品供给以及技术、市场和人力资源保障能力等方面综合评估了中国汽车实现全面电动化在产业链上、中、下游的保障条件。

  报告提出,加强上游资源供给安全。中国锂矿资源丰富,但钴、镍资源相对贫乏,国际贸易与海外投资将是中国汽车全面电动化上游资源供给的关键保障,同时还需持续加强资源的回收利用及电池材料体系创新。提升清洁能源供给。中国可再生能源发电比重的逐步提升有助于电动汽车全生命周期减排,电动汽车大规模应用也将发挥其移动储能的作用,在一定程度上参与调节电力峰谷,促进可再生能源的消纳;由于中国现阶段仍缺少相关体制保障,尚无法充分发挥两者的协同效益。做好充电基础设施与电网配套。在“新基建”政策的推动下,中国充电基础设施布局将逐步加快,未来“慢充为主、快充为辅”的有序充电模式能够基本满足电动汽车的用电需求;但目前仍面临居民区充电保障不足、部分核心城区充电成本过高、电动汽车与电网无法实现有效协调与互动等问题。

  产品供给能力、核心零部件技术保障、后市场流通和人力资源保障等方面需进一步改善。中国新能源汽车产品类型不断丰富、产品成本快速下降、产能保障充足。中国在动力电池技术上实现了突破并具备一定国际竞争力,需进一步提升核心零部件生产自动化率、工艺控制能力以及固态电池和半导体器件等关键技术水平;中国动力电池回收的保障条件正在逐步改善,但产业生态尚不完整,且由于技术更新换代快,电池性能测评和电池损耗折价标准尚未统一,目前电动汽车残值较低,如果加快推进汽车电动化节奏,对后市场流通体系建设将具有一定的促进作用;中国新能源汽车相关人才供给总体充足,新能源汽车领域人才待遇明显高于传统燃油车领域,这将进一步吸引人才向相关产业聚拢,但也面临与其他制造业同样的结构性问题。

  基于以上分析,报告提出了加强全面电动化时间表研究、完善应用端相关政策、加快充电基础设施建设和电力机制保障、积极布局上游资源产业、加强技术创新、深化评估汽车全面电动化对相关产业影响等多方面的政策建议,以保障汽车全面电动化的有效实施。

  传统燃油汽车退出将带来减排减碳效益

  油控研究项目2019年发布了《中国传统燃油汽车退出时间表研究》的报告,提出了中国传统燃油汽车的禁售与退出可以按照“分地区、分车型、分阶段”的步骤逐步推行。此次发布的《中国传统燃油汽车退出进度研究与环境效益评估》在上述报告的基础上,结合国家最新政策、地方新能源汽车推广试点的进展和意愿等对中国传统燃油汽车退出时间表进了更新和优化,并对其减排、减碳效益进行了综合评估。

  中国将在2050年实现传统燃油汽车在新车市场上的完全退出(其中量大面广的私家车将于2045年退出),届时存量市场上的传统燃油汽车比例预计在5%左右,后续通过自然淘汰退出。替代车型主要以新能源汽车和混合动力车型为主,同时辅以部分天然气等清洁能源汽车。

  传统燃油汽车的退出将会大幅降低中国的石油消费总量,并带来巨大的减排减碳效益。报告预计,全国范围内车用汽、柴油消费量将在2023 年左右达峰,其中2040、2050 年汽、柴油消费量将比峰值水平分别下降55% 和82%。相应的温室气体排放达峰时间在不同城市均不晚于2025 年。为保障传统燃油汽车的有序退出,报告提出多条政策建议,包括:北京和深圳等特大型城市、海南等功能性示范区域、广州和天津等新能源汽车推广先行城市,在传统燃油汽车退出领域需发挥示范带头作用,其他城市则应稳步推进;有条件的区域可酌情调整该区域传统燃油汽车的退出层级,并制定相应保障机制;评估退出方案对传统燃油汽车产业及产业链的影响,并提前引导;各级政府应针对新能源汽车发展的多个层面出台保障措施,确保传统燃油汽车有条不紊地退出。

  公共领域燃油车先退出实现产业绿色发展

  《中国城市公共领域燃油车退出时间表与路径研究》指出,公共领域车辆使用频率高,燃油消耗和污染物排放量在全部机动车中占比较大,推动公共领域燃油车率先退出不仅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实现产业绿色发展的重要举措,更能同步促进配套基础设施完善和推广应用模式创新,对新能源汽车私人消费起到较强的带动作用。

  报告在考虑了全国75个重点城市空气质量、政策支持、城市能级、产业背景和各公共领域车型的推广特点之后,建立了分车型、分城市层级的公共领域的燃油车退出时间表。报告预计,汽车共享燃油车辆(如网约车、分时租赁车)将最晚于2026年在这75个重点城市的存量市场中全部退出,公交车和出租车将最晚于2028年退出,物流车和环卫车将最晚于2032年退出。在公交车、出租车、公务车及环卫车等公共服务性质的领域,政策支持仍然至关重要。而在以市场为主导的汽车共享及物流车领域,还需要制定差异性的交通管理政策及措施,引导燃油车向新能源汽车转换。报告指出,下一阶段政府需继续保持政策推动力量,同时高度关注安全、效率与成本等关键问题,并积极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引入社会资本,通过融资租赁等商业模式拓宽融资渠道,降低大规模购车的成本。在全国城市层面有步骤地实现公共领域燃油汽车的退出,这对于财政资金紧张的中、小城市尤为重要。

  采用多元化手段减少重卡排放量

  《中国重型货运部门减油路径评估》指出,重型卡车是空气污染物和二氧化碳的重要排放源,而中国又是世界最大的重卡销售市场。报告强调需采用多元化的技术手段来减少目前重卡运输部门的二氧化碳排放和柴油消费量。短期内采用提高能效、推广液化天然气重卡以及提高物流效率等措施;长期上则需制定和完善相关政策措施,加速新能源重卡技术的研究和推广等。

  自然资源保护协会高级顾问、油控研究项目核心组成员杨富强表示,新能源汽车的发展不仅仅是汽车产业的转型机遇,同时也给汽车领域和能源领域的高效、智能融合提供了机遇,是中国经济发展新的增长点。2020年的《中央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加强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推广新能源汽车。在“新基建”的东风下,叠加新能源汽车技术的突破和市场商业模式的创新,中国各个城市应大力推广新能源汽车、建设充电基础设施,并根据自身实际情况建立动态调整的传统燃油汽车退出时间表。在2023年中央财政补贴退出之后,地方城市需“接力”中央,实施包括购置运营补贴、路权优先、技术研发资金支持等一揽子相关扶持政策,加速新能源汽车的发展,以及传统燃油汽车的退出。

(责编:)

深刻认识:节能提高能效 推动高质量发展

我们要深入贯彻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把节能提高能效作为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着力点,把生态文明建设构筑在效率优先的基础上,从源头上不断降低资源和环境代价,加快形成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现代化建设新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