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字体:    

中机联蔡惟慈:机械百强和汽车三十强企业要努力实现高质量发展

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机经网  发布时间:2018-07-13 13:17:14  来源:机经网


2018年7月13日,第十四届“中国机械工业百强、汽车工业三十强企业信息发布会”在山东临沂召开。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专家委副主任蔡惟慈认为机械工业平稳向好但喜中有忧、由大变强必须提高核心竞争力,呼吁机械百强和汽车三十强企业要努力推进高质量发展,并进一步指出机械工业的“高质量发展”有五方面的衡量标准:一是较快的优势品牌成长度、二是较高的经营效益和效率三是较好的结构和业态模式、四是较强的可持续发展能力、五是比较好的规模成长势头。

  2018年7月13日,第十四届“中国机械工业百强、汽车工业三十强企业信息发布会”在山东临沂召开。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专家委副主任蔡惟慈认为机械工业平稳向好但喜中有忧、由大变强必须提高核心竞争力,呼吁机械百强和汽车三十强企业要努力推进高质量发展,并进一步指出机械工业的“高质量发展”有五方面的衡量标准:一是较快的优势品牌成长度、二是较高的经营效益和效率三是较好的结构和业态模式、四是较强的可持续发展能力、五是比较好的规模成长势头。

( 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专家委副主任蔡惟慈)

    一、机械工业平稳向好但喜中有忧

    1、机械工业正在转入平稳发展期

 

主营收入增速(%)

利润增速(%)

 

2000-2010年均

25以上

28以上

 

2010年

32.29

55.60

高点

2011年

18.55

12.84

 

2012年

8.72

0.37

 

2013年

13.84

15.56

 

2014年

9.41

10.61

 

2015年

3.32

2.46

低点

2016年

7.44

5.54

 

2017年

9.47

10.74

 

2018.1-5

11.30

5.81

 

  今年全年增幅将低于去年与2016年相近

    2、机械工业发展态势总体向好

    l  产业结构总体呈现升级态势

    l  在全部工业中占比稳定上升

占工业比重(%)

2000年

2015年

2017年

主营收入

16.26

18.32

21.07

利润总额

12.33

24.87

22.79

资产总计

15.51

19.26

19.88

    l  国际竞争力上升

 

进口

出口

差额

2010年

2553

2585

31

2011年

3094

3217

123

2012年

2966

3506

540

2013年

2988

3724

736

2014年

3232

4023

791

2015年

2778

3888

1110

2016年

2727

3748

1021

2017年

3063

4060

997

    l  内生活力强的民营企业占比持续上升

 

主营收入占比

利润占比

 

2010年

2015年

2010年

2015年

全行业

100.00

100.00

100.00

100.00

民企

51.26

59.05

46.45

55.40

  2010-2015年民企主营收入和利润占比分别提高了7.70和8.95个百分点;

  出口创汇2017年民企占比达41.6%,比2010年的28.3%提高了13.3个百分点。

    3、平稳发展之中有隐忧

    l  核心技术原创能力不强,关键零部件及材料受制于进口,产业安全存有隐患;

    l  “不平衡不充分”矛盾尖锐,基础发展滞后于主机,研发创新滞后于加工制造;

    l  需求不足、成本上升、效益和效率下行压力加大,今年增速有下行趋势;

    l  外-中美贸易摩擦激化和长期化风险剧增

    l  内-优质难以优价,市场环境不利于升级

    二、由大变强必须提高核心竞争力

  中国机械工业规模已稳居前列,但高端产品技术水平还有明显差距,不少核心技术和关键配套件还受制于人。“产业体系安全”薄弱环节甚多。今后必须致力于自主能力和核心竞争力的提升。

    1、必须极端重视产业安全

  中兴通讯公司因美方制裁而陷于休克困境一事,无异于对国人的当头棒喝。它给我们上了一场最深刻的产业安全课,使我们对行业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危险性的认识提高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改革开放初期,高速工业化激发出了巨大的装备需求,当时无论从哪方面考虑,都很难让用户坐等我们按部就班地从最前端的基础材料和零部件做起,待全产业链升级完成后再生产高端的国产化主机,而只能以最快的速度“从后做起”,逆向发展,以进口关键部件总装满足用户最终需求,在主机矛盾缓解之后,再回过头来推进零部件国产化。

  但时至今日,主机的供给矛盾已极大缓解,在国际上的占比甚至已引起国外同行不安,而高端基础机械和基础件不足的矛盾已空前尖锐,不管从哪个角度考虑,都已到了必须解决这一“不平衡”状况的时候了。现在如仍将配套所需关键零部件和材料依赖于进口,无异于将产业发展的主导权交于他人之手。

  相对于电子和通讯产业,机械工业看似危险没那么严重。这可以有两方面的思考。一是机械工业的自主能力确实相对强一些;二是机械工业对电子信息技术的应用相对滞后,因技术进步而带来的危险没有较多表现的机会。所以在某种意义上,机械工业是因为落后而相对安全,我们不应该因此而沾沾自喜。

  机械百强和汽车三十强企业是机械工业的中坚力量,代表了我国机械工业的水平。现行百强和三十强的入门门槛较多地侧重于规模指标。但我们衷心希望有关企业今后要更多地致力于自身核心竞争力的提高,更多地关心自身的产业安全,致力于关键配套件、关键材料以及核心技术的国产化和自主化。

  机械百强和汽车三十强企业多数是主机企业。希望这些企业不但要加快培育自身的核心竞争力,而且要积极支持配套企业的成长,要支持我国关键配套领域“隐形冠军”的培育。只有产业体系的自主能力强大了,我国机械工业的“体系安全”才有保障,由大变强才有希望。

    2、必须解决“不平衡”、“不充分”的的结构性矛盾

  每年不得不进口3000亿美元左右的机械产品,集中反映了“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聚焦“不平衡”、“不充分”处发力,化解过剩产能,补上供给短板,调整产品结构,才能走出困境。

    l  必须正视“需求不足、成本上升、效益下行”的挑战

  2018年1-4月,机械工业利润同比增长6.83%,大大低于同期主营收入11.75%的增幅;利润率为6.4%,同比降低0.29个百分点。可见挑战严峻。

  化解挑战必须推进产业结构调整。

    l  要将“强基”作为由大变强的重中之重

    ——基础滞后的矛盾比主机更尖锐

  将基础与主机进行比较,机械产品中高端基础产品的短板矛盾非常尖锐。“基础薄弱”是机械工业“不平衡”和“不充分”的最突出表现。高端基础机械、高端基础件决定了整个装备制造业体系水平的高低。

    ——基础薄弱是机械工业的痼疾和产业升级的关键瓶颈。

  只有强基,才使高端装备免遭空心化之祸。所以,“强基”应是当今机械工业“由大变强”的重中之重。

    三、努力推进机械工业高质量发展

  我们认为,机械工业的“高质量发展”有五方面的衡量标准。

  一是较快的优势品牌成长度

  二是较高的经营效益和效率

  三是较好的结构和业态模式

  四是较强的可持续发展能力

  五是比较好的规模成长势头

    衡量“高质量发展”的标准之一 ——较快的优势品牌成长度

  就全行业而言,品牌“优势”必须与国际同行比较。要制定计划,瞄准当前市场供给“不充分”的“短板”产品,像济南二机床那样,啃骨头、攻难关,将高端产品的“短板”变为能充分满足用户需求的亮点,持续扩大内资机械产品在高端市场中的份额;并争取成为世界级的“隐形冠军”。

  中国机械工业是否由大变强,取决于高端机械的品牌能否为用户所认可。这是最直接而关键的观察点。所谓高质量发展,必须落实到这一点而不是花里胡哨的各种报告和文章上。优势企业尤其要制定赶超世界名牌的目标,将攻高端、补短板的任务落到细分领域的具体产品上。

    衡量“高质量发展”的标准之二 ——较高的经营效益和效率

  “高质量发展”理应做到利润的增长快于主营收入、主营活动所产生的利润增速不应低于利润总额的增长,工业增加值率、主营收入利润率、全员劳动生产率等衡量经营效率的指标应逐年稳步提高,逼近工业发达国家同行水平。

  要处理好企业规模扩张与资产质量的关系。规模扩张绝不能以牺牲资产质量为代价,否则就可能招致利润率下降、资金链断裂的风险。这方面的前车之鉴太多了,非常发人深省。

    衡量“高质量发展”的标准之三 ——较好的产业结构和业态模式

    1、行业结构

  一是加快汽车、仪表、机床、农机等相对较弱的行业升级,提高其在国际同行中的地位,改变巨额逆差的现状;

  二是实施强基工程,改变基础严重落后于主机的面貌,基本实现均衡发展;

  三是与时俱进,努力培育机器人等新兴行业,争取进入世界前列;

  四是随着市场需求变化,相应调整传统行业原有格局:

  一要适应国民经济结构的变化,加大对消费民生类机械产品制造业的关注,以更大的力度去发掘和开拓这一市场;

  二要加速改变轻专用设备、重通用设备制造业的积习,努力提高用户最终解决方案的供给能力;

  三要针对大规模建设高峰已过、新建项目与改造工程对机械产品的需求比例发生明显变化的现实,适时调整主机与零部件行业间的资源配置,提高对技术改造市场的供给水平。

    2、产品结构

  要抑制过剩产品,增加短板产能,改变高端产品供应“不充分”的局面,并以此实现产品附加值的升级。

    典型案例:电工内部的行业结构变化

  2018年1-4月,电工行业两大龙头产品——发电设备和输变电设备都出现了产量下降,但电工行业的增速却仍高于机械工业平均水平。为什么?是哪些因素弥补了发电和输变电行业的下降而支撑了电工全行业的增长?我们从中可以得到哪些启示?

2018年1-4月财务数据分析(亿元、%)

 

主营收入

利润

利润率

 

收入

增幅

利润

增幅

 

机械

73653

11.75

4712

6.83

6.40

电工

16340

13.17

840

13.01

5.14

电瓷

282

9.61

22

6.13

7.98

电碳

808

45.59

114

208.80

14.13

光纤

324

19.46

35

52.01

10.75

光缆

268

14.60

18

16.95

6.72

电力电子

711

11.67

42

17.60

5.90

电焊机

154

17.91

10

24.13

6.79

电炉

75

17.45

5

250.32

7.10

电工机械

163

13.54

12

25.03

6.94

电动机

557

15.74

31

20.98

5.48

微特电机

360

14.48

24

16.13

6.71

锂离子电池

1122

38.42

55

10.53

4.89

  以上这些小行业是拉动电工行业增长的“贡献者”,其主营收入约占电工全行业的30%,但利润占比更高达44%。平均利润率(7.63%)约为电工全行业的平均利润率(5.14%)的1.5倍。

  (例:南京长江工业炉公司依靠对铝轮毂热处理解决方案的持续升级而兴旺)

2018年1-4月财务数据分析(亿元、%)

 

主营收入

利润

利润率

 

收入

增幅

利润

增幅

 

机械

73653

11.75

4712

6.83

6.40

电工

16340

13.17

840

13.01

5.14

锅炉

476

6.34

23

-12.27

4.84

汽轮机

129

10.23

6

37.12

3.88

水轮机

27

3.51

1

-16.72

4.03

风能

89

12.93

2

-44.27

2.26

光伏

1543

8.39

23

-32.17

1.51

变压器

1158

4.73

56

-15.31

4.85

电线缆

3294

15.47

106

0.15

3.23

电容器

135

7.89

10

-1.25

7.68

2018年1-4月财务数据分析(亿元、%)

 

主营收入

利润

利润率

 

收入

增幅

利润

增幅

 

机械

73653

11.75

4712

6.83

6.40

电工

16340

13.17

840

13.01

5.14

其他输变电

521

5.79

26

16.68

5.05

电动工具

325

12.64

19

-7.73

5.85

其他电机

377

-3.93

21

-19.95

5.62

配电开关

1641

6.85

110

1.34

6.73

其他电材

134

9.24

9

9.45

6.56

铅酸电池

290

16.02

6

26.53

2.20

其他电池

362

21.64

17

91.62

4.69

其他原动机

10

-12.76

1

-10.57

8.22

  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到:

  1、发电及输变电设备已进入下行阶段(美欧日早如此),权重、产量及主营收入和利润、利润率均呈下降态势,对电工行业的增长为“负贡献”;

  2、光纤、光缆、电力电子、锂离子电池、电工专用机械、电瓷、电碳、电焊机、电炉等子行业增长势头较好,为电工行业的增长做出了“正贡献”。

  3、电动机服务面较广,且受智能制造拉动,所以虽同为传统产品,却仍能有较靓丽的市场表现,增势较好;

  4、配电开关是量大面广的配套产品,蕴含了很多技术进步的机会,故产销及利润率的表现总体也比较好;

  可见:

  市场在变化,消费、民生对需求增长的贡献在加大,而单纯为电力行业服务的电建传统需求明显趋缓。

  “智能制造”激发了离散型制造的技术升级浪潮。电力电子、伺服驱动、锂离子电池乃至光纤光缆正是得益于此才获较快发展。

  结论:必须与时俱进调整行业结构。

    3、技术结构

  无论是研发还是产品技术,也无论是制造技术还是管理和服务,都要积极推广应用数字化、网络化及智能化技术,智能化要成为机械工业技术升级的主导方向。要谨防在新技术潮流和产业变革中落到世界同行后面。

    4、企业结构

  一方面要支持具有综合竞争实力的大型企业集团的发展;另一方面,更要关心和扶植“专、精、特”的小巨人企业成长,尤其要大力培育为世界所公认的行业“隐形冠军”。这样的企业越来越多,我国机械工业离“强”就不远了。

    5、进出口结构

  国际贸易方式由加工贸易向一般贸易升级,由单机出口向成套出口、工程承包和国外设厂等方式升级,出口产品档次也要不断升级,技术含量和附加值不断提升,出口市场由发展中国家向发达国家升级,进出口贸易顺差持续增加。

  2010年以来基本保持了上述势头。

    6、资本结构和体制机制

  要以能否激发市场主体的内在活力为衡量标准,继续深化市场化和国际化取向的改革。

    7、人力资源结构

  要克服时下盛行的见物不见人倾向,大力加强人力资源的培育。从当前的现实矛盾考虑,建议特别要重视“工匠精神”的培育和“工匠队伍”的建设。

    8、发展新业态和新模式

  主要是:

    l  智能制造(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

    l  服务型制造

    l  绿色制造

  以此加速行业发展新动能的成长

   (1)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

    l  产品形态创新,智能化改变产品面貌

    l  制造模式变革,规模化定制兴起

    l  企业组织创新,网络化和扁平化兴起

    l  创新方式变革,协同创新兴起

  推进智能制造必须坚持问题导向,提倡系统化思维。要以能否提高竞争力为检验标准。谨防盲目跟风,出现“智能制造热、创新驱动难、工业强基冷”的偏颇,避免出现拒不虽然先进、整体未必收益的结果。

  在多数机械企业,主要矛盾时提高数字化和自动化制造的水平。

   (2)发展服务型制造,由“卖产品”走向“卖服务”。

  单机--成套—工程—硬软全包的解决方案

  卖“奶牛”——卖“牛奶”

  (例:陕鼓探索服务型制造的成效和启示)

    典型案例:专家委对菲尼克斯的调研

    l  从实际需要出发,推进数字化制造,不图好看,重在实效(仍保留必要的手工操作,机器人并不多);

    l  从系统效益角度谋划企业的数字化改造(极为重视仓储物流效率的提升);

    l  在巩固电气连接件隐形冠军地位的同时,大力培育特定细分领域智能制造解决方案能力,通过服务型制造的增值,对冲传统产品市场增速下行的压力。

    衡量“高质量发展”的标准之四 ——较强的可持续发展能力

  主要是:

  企业积累能力

  创新投入能力

  绿色发展能力

  人力资源支撑力  

    衡量“高质量发展”的标准之五 ——较好的产业规模成长势头

  “大”是“强”的构成要素之一。国民经济各行各业的装备提供方——机械工业的增长速度不能低于工业平均增速。多年来,机械工业增速一直快于GDP,也快于工业平均水平。今后相当一段时期内,机械工业仍应保持较好的产业规模成长势头。

做好产业规划  推动产业升级
责任编辑:机经网编辑部 heyan
字体:    
   如果您还不是会员,欢迎注册!评论不能多于500字。   已有1320条评论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留言须知

? 遵守《互联网新闻信息管理制度》。

?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严禁发表侮辱、诽谤、淫秽内容。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 您的言论机经网有权在站内保留、转载、引用或删除。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遵守上述条款。

会员服务 会员服务
会员服务
会员服务涉及机械行业各种研究报告、数据库查询、产品市场调研等。帮助企业全面掌握第一手权威信息。
    企业自供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