鞠恩民:美国再工业化对全球及我国装备制造业影响(附图)

发布时间:2016-03-28 14:11    来源:机经网
 

关键词:鞠恩民 美国再工业化 装备制造业 机工智库

摘要:3月23日,机械工业信息研究院公益研究成果暨“机工智库”成立与首次春季发布会——“百万庄论坛”在京召开。本次发布会以当前发展热点为主题,采取“新常态、新秩序、新视角、新定位——全球制造业新格局下的中国智慧”主题报告形式,首次对外发布了“机工智库”系列研究成果。机械工业信息研究院课题组负责人、研究员鞠恩民发布《美国再工业化对全球及我国装备制造业影响》。

机械工业信息研究院课题组负责人、研究员鞠恩民

机械工业信息研究院课题组负责人、研究员鞠恩民

    全球制造业发展及美国制造业复苏

    从制造业的体量上,我国目前已经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制造大国,并正努力向制造强国迈进。制造业重新成为全球经济竞争的制高点。高端装备制造业成为亮点。智能制造成为新工业革命的主导,以智能工厂、智能产品、智能供应链相互支撑的智能制造体系正在加速构建,智能制造在未来四年将产生3710亿美元红利。 

    从全球情况来看,金融危机对于发达国家装备制造业带来了严重冲击,美国装备制造业产值出现了20%的下降,日本和德国的降幅超过了20%,但金融危机后,美国和德国出现明显复苏,大众都认为德国强大的装备制造业使得其能在金融危机后快速反弹,但数字显示,美国的装备制造业反弹的速度和幅度甚至要超过德国,而日本,仍然没有恢复到金融危机之前的水平。

    美国高端产业给出了两个界定标准:一是每个产业工人的研发支出应超过450美元,或者是位于产业的前20%;二是产业队伍中获得STEM(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学位的人数必须高于全国平均水平,或者在本产业中所占比重达到21%。同时符合这两个标准的产业就是所谓的高端产业。根据这一标准,美国的高端产业共包括50个行业,涉及先进制造业(35个)、先进能源行业(3个)和先进服务业(12个)

    苹果公司把一部分Mac电脑的制造从中国转移回美国。工程机械企业卡特彼勒,将伦敦一家工厂撤回印第安纳州,并把原先设立在日本的部分设施迁至美国,由此创造4200个就业岗位。福特汽车公司已陆续从中国、日本和墨西哥撤回部分岗位。英特尔公司不断向美国本土的生产和研发砸入重金,2002年到2010年间的投入达6800亿美元。公司75%的产品将在美国国内生产,带动本土高薪岗位4.4万个。咖啡连锁店星巴克开始把其陶瓷杯的制造从中国转回美国中西部。

    美国制造业回归的战略因素分析

    中国制造业成本不仅高于东南亚、南亚、东欧,并且达到了美国制造业成本的90%以上,其中珠三角、长三角达到美国制造业成本的95%,中国制造业成本竞争力正面临压力,2004-2014年,中国的年均工资增长率一直处于10%-20%区间。

    到2025年,制造业25%的工作将会走向自动化,全球各个国家和地区制造业能节省人力成本比重的均值是16%,韩国、日本、加拿大、美国省的最多。机器人系统的价格将持续下降,2025年将降至10万美元左右,与此同时,机器人系统的性能将以每年5%的速度提升。

    从价值链的角度来看,制造业对于美国经济的重要性远比单纯的数字上所反映的要重要的多。美国的研究人员对于美国制造业进行拆解,最后发现,制造业对于美国经济的影响甚至要比美国政府的测算还要大,此前美国政府支出制造业领域1个美元的产值会带动其他领域1.4个美元的产出,但MAPI的测算,这一乘数效应达到了3.6,在工作岗位上的成熟效应,制造业达到了3.4。美国制造业规模占GDP总量仅为11%,但如果从产业链角度看,由制造业所支撑起来的价值链的价值占到了美国GDP的三分之一,甚至连美国政府也只看到了“冰山一角”。

    制造业对美国的国力与繁荣至关重要。制造业每年对经济的贡献量达2万亿美元,占美国出口的比重达60%,在私营领域研发中的占比达四分之三。通常一名美国制造工人每年能挣取7.8万美元的薪资福利,而非制造行业平均待遇只有6.3万美元。像普惠这样的航空航天公司是最成功的出口商之一,约90%在美国制造,超过80%销往海外,实现了贸易顺差。

    哈佛大学豪斯曼(Hausmann)的研究结果表明,经济的复杂性与制造业知识及能力直接相关,而且的研究还表明,一旦某个国家开始制造商品,因此积累了知识和能力,那么该国通向繁荣之路就会变得更加容易。但这个过程是一步一步循序渐进的过程,制造的商品越复杂、制造工艺越先进,然后才能走到更新兴的和更先进的产业,这个国家就越发繁荣,掌握与他们已经能制造的产品相似的新产品的制造技术更容易。从组装玩具发展到组装电视机,比从纺织工业跃升至航空航天工业更为容易。

    美国制造业回归发展的特征分析

    当前,美国已形成以政府、高校及科研机构、应用研究机构、企业和服务机构为主体的完整的先进制造创新生态体系。政府是创新环境的提供者,通过资金投入、财税政策、基础设施建设等营造整体发展环境;高校及科研机构是创新技术引擎,通过多学科、跨领域的技术基础研究,为创新提供源头;应用研究机构对接科研机构与企业,是创新成果转化加速器;企业是创新技术产业化的主力军;服务机构为创新技术研发、应用研究及商业化提供咨询、协调、评估等服务,是供应链创新重要力量。

    数字化:美国近年来的投资IT化走势明显,在上世纪80年代,美国投资花在信息技术领域,如购买软件、计算机硬件和通讯设备等占总投资的比重仅为三分之一左右,但在2010以后这一比重则增长至50%以上。

    无形化:美国制造业发展重心的转移和产业结构的升级,导致了美国制造业经济投资结构的变化,从1979年开始,美国开始降低在有形资产上的投入,越来越多的投资侧重于软件、研究、开发、宣传、管理、培训等方面,无形资产投资比重持续加大。

    美国从赛场上更擅长从信息技术一侧发力(美国和德国都是工业和信息化技术融合的领先者,但相比之下,德国更擅长从工业技术一端来发力),美国在制造业复苏以来所侧重的先进制造技术集群还是侧重于数字化和信息化一端,比如智能机器人技术、3D打印技术、物联网技术、数字化设计技术等。

    在先进的数字化制造技术领域,美国在技术和市场上也具有较强优势,例如在3D打印方面,美国占据了全球 3D打印三分之一以上的市场,在3D打印技术领域也处于领导者地位。

    实施数字化制造计划,构建合力,实现数字化技术的群体突破。 2014年2月, “数字制造与设计创新机构”(DMDII)由国防部牵头组建成立。该机构主要研究数字化数据在产品全寿命周期中的交换以及在供应链网络间的流动,推进数字化、智能化制造。该机构目前拥有80多家成员,包括波音、洛克希德•马丁、通用电气、罗尔斯•罗伊斯、西门子、微软等企业、政府机构、院校、研究所和商业组织。

    构筑数字化制造生态圈。以开源技术牵引的上下游垂直式生态圈,围绕系统基础架构、软件平台源代码等关键技术的开放开源,形成了产业上下游不同领域不同主体间的技术标准制定与产品开发合作。如NASA发起的开源的云计算管理平台项目OpenStack,拥有来自176个国家3万名成员500多企业的支持,云计算上下游软硬件企业和非龙头公有云厂商围绕相同的技术标准和产品架构,形成完整的产业生态圈体系。

    世界制造业新格局

    Google等互联网巨头从I端加快走向M端,互联网企业发现制造业是创造价值的主要阵地,Google先后投资了智能机器人、无人驾驶、无人机、智能家居等领域,它变得越来越硬。

    GE开始编织“工业互联网”,加快从M端走向I端,GE在全球雇佣了一万名软件工程师,GE老总提出:也许你昨晚入睡前还是一个工业企业,今天一觉醒来却成了软件和数据分析公司。

    John Deere的精智农业管理系统(FarmSightTM),通过安装在农业机械设备上的传感器采集土壤条件、氮磷钾含量和作物生长等数据,并且可以预测化肥、农药的需求,从而搭建起农夫和这些化肥、农药供应商的沟通和供应平台,完成了从卖农机到做农作物生长管理服务商的转型。

    GE医疗这个思路更有变革性,它在业务变革中实现了将数据转化为信息、将物品资产转化为功能资产、将智能硬件转化为智能软件。它的经营理念也从“提供一个好用的医疗仪器”转型为“提供用户所需要的医疗服务与建议”,从一个传统的医疗设备制造商转型成为一个直接面向患者的医疗服务提供商。

    措施建议

    加快实施科技重大专项:继续实施高档数控机床与基础制造装备科技重大专项,调整专项概算,加大资金支持,服务领域由航空航天、汽车、发电设备、船舶等扩大到《中国制造2025》的十大重点领域。尽快启动实施发动机与燃气轮机重大专项。启动实施专用设备短板攻关工程:设立短板设备攻关专项资金,支持对通用装备进行二次开发,鼓励研发适合细分领域用户工艺特点的专用短板设备。加快建设一批制造业创新中心:启动机器人、智能制造、增材制造、高档数控机床等国家制造业创新中心建设;向创新创业者、中小企业开放科研机构、大型企业创新试验设备和基础设施,鼓励大企业、研究院所向中小企业提供技术支持。启动实施工业强基工程:加强应用牵引,平台支撑,主配牵手,联合攻关,重点突破一批标志性核心基础零部件、关键基础材料和先进基础工艺.培育发展服务型制造:鼓励企业加快发展个性化定制服务、全生命周期管理等在线支持服务。支持企业由提供机械设备向提供系统集成总包服务转变,由提供产品向提供整体解决方案转变,由预防性服务向预测性服务转变。

(责编:)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