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旗引领 党员冲锋 秦川集团筑牢抗击疫情的坚固防线 (二)

发布时间:2020-02-07 20:00    来源:秦川机床
 

关键词:疫情防控阻击战 秦川机床

摘要: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秦川集团坚决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批示精神和中省、国资委党委决策部署,强化党建引领工作,充分发挥基层党组织战斗堡垒作用和党员先锋模范作用,让党旗在防控疫情斗争第一线高高飘扬。

  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

  秦川集团坚决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批示精神和中省、国资委党委决策部署,强化党建引领工作,充分发挥基层党组织战斗堡垒作用和党员先锋模范作用,让党旗在防控疫情斗争第一线高高飘扬。

  在抗“疫”一线,各企业党委、党(总)支响应集团党委号召,团结带领广大党员,践行“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冲锋在前不退让,坚守岗位不退缩,当好“主心骨”、做好“贴心人”,认真落实联防联控的各项措施,不留任何死角,不出一丝纰漏,严防死守,筑牢抗击疫情的坚固防线。

  疫情在肆虐,战斗在继续!

  “逆行”,是危机时刻的崇高礼赞;坚守,是叩问初心的忠贞不渝。

   汉机公司机床装配党支部

  党支部书记包整个车间、党小组长包工段、党员志愿者包户

  在疫情防控工作中,党支部积极贯彻集团党委和汉机公司党委决策部署,充分发挥基层组织的政治优势、组织优势和群众工作优势,带领广大党员和职工群众积极防范、严防死守,筑起了疫情防控的铜墙铁壁。

  机床装配现有党员45名,职工173人。考虑到人员多,防控任务重,党支部决定,把各项防控工作细化到人,压实责任,支部书记苏永刚负责落实责任区域的划分、疫情防护及基础知识宣传等基础工作,群工委员徐程加强对春节期间每名职工每日行程信息及身体健康状况进行监控、汇报,纪检委员李正红对春节前在外安调和售后服务人员逐一电话访问,对前往湖北地区一带的出差人员进行了“地毯式”排查,确保“零死角”。

  党支部广泛吸纳职工志愿者,组成联防联控工作小组,由党支部书记包整个车间、党小组长包工段、党员志愿者包户,工作组和车间每一位员工及家属建立联系,扎实推进防控工作。

  支委李正红说“防控过程中大家都非常尽心尽力,守好位,站好岗。为了做好复工复产准备,党员王栋除做好分包职工的联系外,还带领志愿者对车间各工段、办公室等区域进行了多次消毒。”

  如果说平时工作是8小时制,特殊的“疫”期,工作就是24小时制。工作小组成员每时每刻都处于工作状态,对人员流动、返厂人员情况进行实时监控,对疫情实时信息、防护要点、理性防疫引导进行宣传等。“我们真正做到了五加二、白加黑。”苏永刚说,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同时,制定复工复产预案也显得更为紧迫。“相对于疫区,我们所承担的工作少之又少,但是我们深知自己身上的责任,只有踏踏实实做好现在的每一步,才能做到有效防控,为企业和社会做出贡献。”

  集团本部能源动力处党支部

  “逆行而上 保障有力 抗疫到底”

  集团本部能源动力处党支部有19名党员,在抗击疫情的关键时刻,广大党员冲在一线,和全处职工一起,逆行而上,强化保障,以有力的保供工作,助力本部打赢战“疫” 。

  “抓安全促运行、保供应(供暖、供水、供电),是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的另一个战场。”正在党员先锋岗值守的支部书记屈波说,“在关键时刻,变配电中心、锅炉房、换热站、各检修现场决不能出问题。”

  疫情骤发,共产党员、能源动力处负责人李丰,当即取消春节回老家的行程返回单位,组织全处党员干部积极投身到疫情联防联控和保障供应工作中。党政领导每天都轮流到一线细致检查,督导工作,确保特殊时期的供应保障有序进行。

  面对疫情,共产党员朱延峰、杨栓义带领锅炉工段班组全体员工一直在岗位上坚守,在严寒中为职工、家属送去了温暖。在班组人员不足的情况下,他们白天带班,夜班值班顶岗,每天只休息五、六个小时。即使这样,有时夜三班供暖系统出现故障时,一个电话就得爬起来进厂处理。已经连续奋战了十多天,人很累,但他们仍无半句怨言。

  变电站南永健同志,家中老母亲八十多岁,行动不便需人照顾,爱人让他休息几天,但他考虑到疫情严重,情况复杂,从大年三十到现在一直坚守岗位,奋战在抗疫一线和生产保障一线。

  在党员干部的示范下,动力党支部全体党员主动参战,充分发挥敢于担当,能打硬仗,迎难而上的战斗作风,与值守职工共同筑起一道阻击疫情的钢铁长城。

(责编:)

“新基建”风口下充电桩需审慎布局

日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召开会议,明确了“5G基建、特高压、城际高速铁路和城市轨道交通、新能源汽车充电桩、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为我国接下来重点发展的七大“新基建”。其中,新能源汽车充电桩凭借万亿元市场潜力尤其受到关注。作为新型城市交通的基础设施,充电桩的建设一直较为滞后,并已成为困扰新能源汽车发展的“最后一站”。而站在“新基建”的风口之下,“最后一站”未来能否打通?充电桩又该如何乘势布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