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机床:以技术创新突破转型坚冰

发布时间:2019-01-04 16:44    来源:经济参考报
 

关键词:沈阳机床 技术创新 突破 转型坚冰

摘要:告别钢筋水泥,用机床打印出一座桥?近日,一座长15.25米、宽3.8米、重约6吨的景观桥,依托沈阳机床等企业联合开发的3D打印装备,历经35天、800小时的持续打印成功下线,即将在上海投入使用。

  告别钢筋水泥,用机床打印出一座桥?近日,一座长15.25米、宽3.8米、重约6吨的景观桥,依托沈阳机床等企业联合开发的3D打印装备,历经35天、800小时的持续打印成功下线,即将在上海投入使用。

  这座新奇的“打印桥”,折射出沈阳机床创新的最新脉动。改革开放以来,面对日益激烈的市场竞争,沈阳机床曾一度深陷困境,在砸下30多亿元巨资、独创i5智能机床核心技术后,沈阳机床终于突破老国企转型坚冰。沈阳机床以科技创新突围之路,正是制造业国企改革开放40年来转型“中国智造”的一个样本。

  从做大到做强 科技创新成转型突破口

  机床,工业的母机,直接关乎制造业的水平和未来。作为“一五”期间全国156个重点建设项目之一,沈阳机床是一家名副其实的“老母机”,新中国第一台普通机床、第一台数控车床均诞生于此,沈阳机床生产的车床C620-1,曾用作1960年版2元人民币图案。

  改革开放后,随着进口机床产品的大量涌入,落后的经营机制、陈旧的设备、新产品研发的落后等一系列问题在机床产业集中显现,沈阳机床经营遇到突出困难,产品滞销,职工下岗,甚至一度靠卖冬虫夏草、开发房地产等三产搞自救。

  1995年,为摆脱困境做大做强,原沈阳第一机床厂、中捷友谊厂、沈阳第三机床厂和辽宁精密仪器厂等进行了资产重组,成立了沈阳机床集团。2004年以来,借势东北振兴战略的实施,沈阳机床调整经营策略,重新聚焦主业,通过并购德国希斯和国内企业,构建了跨地区、跨国经营新格局。在中国成为全球第一制造大国,对机床催生巨大需求的大背景下,沈阳机床年销量从2002年的1.5万台一路增至2011年的10.5万台,短短9年,就从世界机床行业排名第36位跃升到第一位。

  面对方兴未艾的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老母机”的危机感越来越大。“机床不同于汽车,这么一直卖下去,未来的市场在哪里?”沈阳机床集团董事长关锡友曾不胜唏嘘地回忆。不出所料,从2012年起,一度“萝卜快了不洗泥”机床行业需求开始萎缩,特别是普通产品滞销,沈阳机床感到寒意阵阵。

  更严重的是,那时的沈阳机床虽是行业“巨无霸”,但同许多机床企业一样,并不掌握核心技术,每台机床搭载的数控系统,主要依赖从日本发那科和德国西门子进口。一台售价35万元的机床,数控系统进价最高竟达28万元。居高不下的进口数控系统成本,将沈阳机床压得喘不过气来。

  技术上依赖别人,就如同跛脚的巨人,注定走不远。沈阳机床深刻认识到,核心技术是必须突破的关口。在各级政府支持下,从2007年开始,资金本来就不充裕的沈阳机床,向研发领域大笔“砸钱”。每年拿出上亿元资金,从底层技术做起,向数控核心技术发起冲锋。由于沈阳很难招到高端人才,沈阳机床就将研发机构设在上海,组建新团队,由来自上海同济大学的工程师朱志浩领衔。

  “这是一个天大的挑战,我虽然接触数控系统有几十年,但对于能否自主搞出来,心里也没底儿。”朱志浩回忆。

  一家曾对数控技术研发投过巨资的外国企业,也以自己的惨痛失败经历警告沈阳机床负责人:搞不好,技术还没出来,企业就被拖垮了。

  几年后,沈阳机床的创新果然进入胶着期,一直出不来成果。沈阳机床经营也进入困难期。这是一个倍受煎熬的时刻。“到了最艰难的2012年,成熟技术还没搞出来,研发资金也要花光了,市场形势又恶化……有一天我在宾馆楼顶上站了一夜,跳楼的心都有了。”关锡友告诉记者。

  随着外资机床产品的大举进入,一家家国产机床企业陷入困境,昔日著名的机床界“十八罗汉”(十八家骨干企业),已有不少在市场上销声匿迹。“不创新,就只能等死,而创新虽然可能触礁,但也面临着希望。”沈阳机床管理层统一了思想认识,坚持创新研发不止步,累计投入高达30多亿元。

  从制造商到服务商 科技创新推动全面转型

  创新历程中,没有惊天动地的壮举,只有夜以继日的执着。沈阳机床研发团队全是清一色的“80后”“90后”,从几个人增至几百人。大家围着电脑,反复计算、反复试验,理清一条条数据和程序。数千次大小版本技术修正更新、大规模产品测试、20多万行原代码,研发团队攻克了机床运动控制、数字伺服驱动、总线技术等核心技术,在2013年取得实质性突破。2014年,沈阳机床终于推出了世界首款i5智能机床。

  “我们万万没有想到,由于一开始就走自主创新之路,没将关键技术捆在外国技术的马车上,不仅攻克了技术,而且意外诞生了基于互联网条件的i5智能机床,实现人机、物机实时连接。”关锡友告诉记者。

  创新的突破,为沈阳机床全面转型打开了局面。

  2017年,沈阳机床全面开放工业操控系统i5OS,这是全球首个面向工业领域的运动控制智能平台系统,可以提供分享式应用服务,塑造“工业互联+云服务+智能终端”智造新生态。

  “就像配置在智能手机里的iOS操作系统一样,i5OS可以配置在多种工业机器设备里,将重新定义工业设备操作系统。”关锡友介绍,原来的数控机床都需通过编写专业程序才能操作,而i5OS诞生后,就可以让设备从复杂的程序驱动转向应用驱动,人们可以像操作智能手机一样,便捷地操控机器设备,让制造更轻松。

  为“3D打印景观桥”提供机械结构和运动控制整体解决方案,标志着i5OS的一次成功跨界创新。“整座桥的多维度曲面桥身与桥面板一次性打印成型,难度非常大。”参与此项工程技术研发的沈机(上海)智能系统研发设计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陈灿告诉记者。

  依靠创新成果,沈阳机床还开启了商业模式转型,从传统的一次性产品买卖,转向即时性生产力分享。

  沈阳机床经过测算发现,在现有生产模式、要素保障条件下,机床卖一台赔一台,根本没有多少利润空间,而以融资租赁方式提供机床,可以创造全新的分享式盈利模式。

  “机床免费拉回家,只要刷下身份证,就能开机生产,机床租赁费可以按小时付费、按生产量付费或按产品价值量付费,不开机不用付费。”沈阳机床集团优尼斯公司负责人李小雷介绍。靠着租售并举、灵活方便的营销策略,沈阳机床产品在市场热战中异军突起,撬动了轻资产运营的巨大市场,还首次杀入原来久攻不克的3C制造领域,夺得大量订单,目前i5智能机床交付用户已超过2.2万台,营收超50亿元。沈阳机床还创造了“5D智造谷”模式,接连拿下70多家i5智能工厂订单,创新类业务收入占比从原来的9%提高到35%以上。

  沈阳机床开始从单一的机床制造商向新型工业服务商转型。沈阳机床与神州数码成立智能云科公司,布局离散式云制造。一台台i5智能机床被接入互联网,每台机床的运行数据都可以实时反映在云端,线上增值服务突破370万小时。线上订单分享、设备维护、产能交易等服务,孕育着更大的新兴产业。

  沈阳机床综合混改正在全面展开。

  走进沈阳机床的智能制造车间,记者发现,这里活跃着一个个创客团队。自主接单、自行排产,最后与沈阳机床利润分成,昔日一线员工纷纷变身“小老板”,注册小微企业,利用工业云平台自主创业。“每台智能机床都能自动计算出用电、耗材、产量、运行时间等各类生产大数据,解决了成本利润核算难题。”沈阳机床集团战略规划部部长任大鹏告诉记者,今年以来,企业在整机装配、零部件加工、行业零部件加工三条主线实施混改和双创改革,人均销售收入提升1.9倍。

  加快推进结构调整 打造国企改革脱困样本

  业内人士认为,沈阳机床的i5技术创新,打破了日本发那科、德国西门子两大巨头的长期垄断,实现了互联网条件下工业化、信息化、网络化、智能化的有效集成,为企业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杀出一条新路。

  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专家委员副主任蔡惟慈表示,机床数控技术受制于人是中国制造升级面临的巨大挑战,沈阳机床的i5技术和理念在业界领先,被寄予厚望,“希望能尽快实现创新技术的产业化和商品化。”

  但记者调查发现,作为一家负担重、债务杠杆高、体制机制束缚严重的传统老国企,沈阳机床也面临一系列困难。长期以来,企业融资渠道单一,缺乏资本金注入,资产负债率过高,严重制约融资能力;大而全的产业结构和企业治理体系,对市场反应往往要慢上几拍,导致结构性亏损严重,自主经营活力不足;历史上形成的壳企业、辅助企业、大集体企业等负担沉重,推高了生产成本,吃掉了大量利润,导致生产性亏损。因为流动性趋紧,沈阳机床有数万台产品订单无力满足,企业生产经营仍未彻底走出困境。

  沈阳机床的科技创新突围之路以及当下的困境,正是改革开放40年来国企改革步入“深水区”的缩影。党的十九大吹响了国企向“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这一目标前进的号角。“世界一流企业应当具有一流的创新能力。”新一轮改革大幕开启,国企的创新研发也正值爬坡过坎、滚石上山的关键阶段。

  2017年11月,国资委、发改委等八部委印发沈阳机床综合改革方案,明确指出要将沈阳机床集团作为国有企业改革试验田,采取“止血、输血、造血”三位一体综合措施,推动企业走出经营困境,打造以智能制造为核心、世界领先的机床集团,立出国有企业改革脱困样本,推进辽宁及东北地区国有企业改革。

  目前,沈阳机床正在全面推进落实八部委下发的改革任务清单,努力探索新型工业化和国企改革新路。在各方支持下,沈机通过盘活资产、引入战略投资者、市场化债转股、银行信贷等多种手段,优化资本结构和生产布局,重塑机制。目前已完成一期债转股67.51亿元,大集体企业、“三供一业”等附属产业剥离也加快推进。

  现任沈机集团首席技术官、智能云科公司总经理的朱志浩告诉记者,为将i5技术更广泛运用于各个细分行业,大幅提高制造业水平,沈机提出社会化开发思路,将i5核心技术模块化封装,搭建承载自主工业知识和技术体系的i5OS分享式平台,对外提供技术服务,助力智造新变革。

  关锡友表示,面临一系列新困难新挑战,必须进一步解放思想,以改革的举措来破解改革中遇到的难题,埋头苦干,大胆创新,实现综合实力、盈利能力及运营能力的大幅提高,突破转型坚冰,让老国企重焕生机和活力。

(责编:)

相关新闻

工信部部长苗圩:改造提升传统产业关系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全局

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苗圩18日表示,传统产业占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的80%,仍然是工业经济的主体,改造提升传统产业关系到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全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