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玛多县“阳光存折”温暖持续

发布时间:2019-10-16 09:11    来源:国家电网报
 

关键词:光伏扶贫 光伏扶贫电站 青海光伏市场

摘要:10月10日,零下2摄氏度的冷风吹打着山坡上14040片光伏板。这些有着冰冷金属杆、泛着幽蓝光泽的光伏阵列,却有个温暖的名字“阳光存折”。这片在青海省果洛州玛多县东北侧占地面积143亩的光伏发电站,是2018年国家电网有限公司投资3200万元,捐建的玛多县11个贫困村4.4兆瓦联村光伏扶贫电站。从贴有“沐浴国网阳光,绽放玛多希望”字样的电站正门望去,目之所及,正是今年5月份在果洛州率先脱贫的玛多县。

  10月10日,零下2摄氏度的冷风吹打着山坡上14040片光伏板。这些有着冰冷金属杆、泛着幽蓝光泽的光伏阵列,却有个温暖的名字“阳光存折”。

  这片在青海省果洛州玛多县东北侧占地面积143亩的光伏发电站,是2018年国家电网有限公司投资3200万元,捐建的玛多县11个贫困村4.4兆瓦联村光伏扶贫电站。从贴有“沐浴国网阳光,绽放玛多希望”字样的电站正门望去,目之所及,正是今年5月份在果洛州率先脱贫的玛多县。

  一个名字的多个样子

  “我知道那座电站,阿妈说过,那样的电站是国家电网公司建的,是给大家发钱的,晒了一年太阳,快要分红了。”刚从县医院实习回家的噶丹村藏族姑娘杨吉卓玛说。

  这座结算周期为一年的光伏扶贫电站将在这个月迎来它第一个结算周期。一年的时间,它的发电收益约为540万元,可使玛多县11个贫困村建档立卡的621户贫困户每年稳定增收7000元以上,每村不低于30万元的村集体经济收入。这样的分红将持续20年以上。

  杨吉卓玛的母亲陆吉之所以知道“阳光存折”要分红,是因为杨吉卓玛家一直享受着同样由公司出资建设的格尔木10兆瓦光伏扶贫电站的分红。在县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为杨吉卓玛家发放的县扶贫产业收益登记证上,清晰地记录着2016年被定为贫困户的杨吉卓玛家,分别在2017年与2018年收到了光伏扶贫电站分红9976元和4807.84元。

  得到格尔木10兆瓦光伏扶贫电站分红的不仅是杨吉卓玛一家。自2016年电站建成以来,格尔木10兆瓦光伏扶贫电站已为玛多县1144户贫困户年均增收3300元以上。

  格尔木10兆瓦光伏扶贫电站的分红,不是惠及杨吉卓玛家唯一和国家电网有关的数字。2016年,杨吉卓玛考上了青海卫生职业技术学院。这件喜事带出的学费却成了尚未脱贫的杨吉卓玛一家的愁事。“一个孩子的学费就要好几千,紧跟着还有四个孩子也要上学了。”陆吉说,当时她一筹莫展。

  “多亏了国家电网扶贫助学基金拉了我家一把。”杨吉卓玛说。

  “2017年3000块钱,2018年5000块钱,这个月月底还有5000块。”杨吉卓玛用并不太熟练的普通话说出这串数字时,眼睛泛起了一层涟漪,“这些助学金刚好抵消了学费,我们家几个上学的都享受到了助学金的帮助。出去上学后,我学到了很多、看到了很多,这笔钱对于想读书的我来说,帮助真的很大。”

  在玛多,像杨吉卓玛这样获得国家电网扶贫助学基金资助的贫困大学生有329人。国家电网扶贫助学基金的资金来自公司每年为在玛多投入的2000万元扶贫资金。按照最新的国家电网扶贫助学基金实施方案,申请成功的本科学生可以每年获得1万元助学金,专科学生可以每年获得5000元助学金。

  同样原自这2000万元扶贫资金的还有国家电网公司在玛多开展的定点扶贫项目“救急难”行动资金。2016年至今,“救急难”行动资金已使用121万元,救助了380个困难家庭。

  “没有国家电网公司,玛多不会在果洛州率先脱贫,玛多的脱贫工作也不会这么顺利。”玛多县扶贫局局长东措说,国家电网公司自2011年定点扶贫玛多县至今,已累计捐助资金2.14亿元,实施了46个扶贫项目,“国家电网”这个名字,早以随着“阳光存折”“助学基金”“救急难”等项目被当地所熟知。

  用劳动才能打开的“存折”

  如今,在玛多县,各种扶贫举措仍像日复一日吸光发电的光伏扶贫电站一样继续发挥着作用,但码垛县脱贫摘帽后,一些变化也在悄然发生。

  10月10日,一股即将促成降雪的冷空气光临4.4兆瓦联村光伏扶贫电站。同时,在距离玛多600千米的西宁市“扶贫之光”集控中心大厅,这个电站每一个的硬件、软件状态,都实时显示在“光伏扶贫数据中心”的界面上。

  “‘光伏扶贫数据中心’依托公司新能源大数据中心而开发。包括玛多在内的全省的光伏扶贫电站信息汇总到国家电网公司的新能源大数据中心之后,再在我们这里通过模块功能场景设置和信息化的建设,使得一切近在眼前。”“扶贫之光”集控中心负责人张忠鹏将页面停留在8个实时监测玛多光伏扶贫电站的分屏说,“我就是从玛多扶贫电站抽调到这里的,随着电站数据种类接入的增加,我们不仅能够监测、遥控这座电站,还能找出最佳的扶贫方式。”

  利用大数据实现光伏扶贫电站更有效的管理、使用,无疑为保障光伏扶贫电站产生预期收益加上了筹码,也使得玛多的“阳光存折”更加与时俱进,更加牢靠。“阳光存折”背后的变化,杨吉卓玛一家并不知道,但“阳光存折”“利息”提取的新方式,他们即将使用。

  “现在脱贫了,光伏扶贫电站的分红将不再直接发放,我们正在和国家电网公司一起研究设立一些公益性岗位,分红将会以岗位工资的方式发放。‘阳光存折’的‘利息’用劳动获取,才能根治贫穷,防止返贫。”东措坦言,贫困户对此的适应或许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得益于玛多县政府已有的公益性岗位与公司优先雇佣适用的当地贫困户的铺垫,劳动的氛围已在当地蔓延开了。

  近三年,公司在玛多当地已优先招聘录用青海本地生源及深度贫困地区学生,共招聘青海籍学生773人,占招聘总人数的70%以上。

  “大家都有新房子,不愁吃不愁喝了。但要有事做才最好。”陆吉说,“希望孩子们能够做自己喜欢的工作。如果不能找到喜欢的工作,那也要有事做才好,不能在家等着别人帮。”

  “我希望等到我的哥哥弟弟妹妹们毕业时,我可以有能力到果洛州的医院工作了。感谢国家电网公司给我家带来了这么多的改变。”杨吉卓玛说。

  多年后,当杨吉卓玛家的兄弟姐妹五人都毕业时,在他家东北方向山坡上的4.4兆瓦联村光伏扶贫电站的光伏阵列还会是今天这样的姿态——充分享受着玛多日照长、辐射强的优势,继续在每一天吸足温热的光能、化作电能,温暖着已脱贫的玛多。而那时的玛多人和玛多县,将会有着更加不一样的美好变化……(侯帅)

(责编:)

沿着我国高质量发展方向笃定前行

  1月份以来,各省(区、市)陆续召开地方“两会”,部署2020年工作。从各地披露的“成绩单”看,多数省份预计将顺利完成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确定的GDP增速目标。同时,各地区确定的2020年经济增长目标,也综合考虑了国内外环境和当地支撑条件,体现了稳中求进要求和高质量发展导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