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1新政引连锁反应 下游“收窄”倒逼光伏行业上游承压

发布时间:2018-06-21 12:38    来源:中国能源报
 

关键词:光伏行业 硅料 电池片

摘要:“531新政”拧小了光伏行业下游光伏电站的“水龙头”,也引发了上游硅料、电池、组件等环节的“连锁反应”。新政对于光伏产业链究竟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受下游“收窄”的倒逼,光伏上游产品会否更多流向国外市场,以缓解压力?

  “531新政”拧小了光伏行业下游光伏电站的“水龙头”,也引发了上游硅料、电池、组件等环节的“连锁反应”。新政对于光伏产业链究竟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受下游“收窄”的倒逼,光伏上游产品会否更多流向国外市场,以缓解压力?

  上游环节仍将缓慢扩产

  “虽然受到政策影响,市场整体出现萎缩,但根据目前了解的情况,多数企业的扩产计划仍将实行,只是放缓速度而已。但这缓慢扩产依旧会带来供过于求的风险。”当“531新政”带来的震荡在光伏行业持续蔓延,谈到对上游硅料、硅片等供应环节的影响,集邦新能源分析师陈君盈表示。

  据陈君盈介绍,在硅料生产端,新政出台前,东方希望、亚洲硅业等厂家已经有明显的扩产倾向,“预计到今年年底,新增产量将在17.3万吨左右,约合57.6GW。全年多晶硅的有效产量将比去年翻一倍,达到43.3万吨,而且大部分生产都会安排在下半年。”

  为应对新政带来的冲击,陈君盈也表示,大部分硅料厂家会选择在这一时段进行设备的检修维护。一方面缓解新政带来的压力,另一方面也为第四季度可能到来的订单做准备。“但通常检修时间都在4-6周左右。以产量较大的江苏中能为例,其每月的产能也只是在3亿片左右,而且大部分企业还难以达到这一水平。所以即便安排检修维护,减少的产量也非常有限。所以,这并不是应对产能过剩风险的有效方式。”

  在价格方面,产量增加必然带来价格下行。但集邦新能源分析师施顺耀也指出,由于第四季度需求可能小幅增长,届时价格也将上涨。

  而在电池片环节,陈君盈分析指出,2018年电池片的总体产能会达到150GW,单晶硅占比约在40%左右。“所以,今年新增的单晶硅电池片约为60GW,其中PERC电池可能占37-38GW。”同样,施顺耀也指出,今年电池片的价格“小高潮”也将出现在第四季度,“2019年上半年可能就将每况愈下了”。“总体来说,电池片价格还将会逐渐向平价上网后的价格靠拢。”

  在组件价格方面,施顺耀则表示,组件的价格会明显顺着政策的趋势变化。预计2019年,组件价格会有明显下行,其中,预计多晶组件会尤为明显。“如果把光伏平价上网后的价格水平等同于燃煤标杆电价,以青海省为例,作为I类资源区其年等效利用小时数约为1600小时左右,目前在建的EPC成本大概在4.5-4.8元/瓦,平价上网后,EPC成本就需要下降到4元/瓦,对应的组件价格可能在1.5-1.8元/瓦。在黑龙江等II类资源区,若要维持8%左右的内部收益率,EPC成本则在3.8元/瓦左右,相应的组件价格为1.52-1.7元/瓦。而到了浙江等III类资源区,只能比这一价格水平还要低。”

  国外市场能否救急?

  国内市场受政策影响明显,下半年海外市场是否会成为各企业的新目标呢?

  对此,集邦新能源分析师曹君如指出,由于国内整体的市场需求会在第三季度出现低谷,“总体而言,第三季度全球的市场整体会呈现下滑,欧洲、美洲及其他国家地区的‘局部繁荣’无法有效挽回下降趋势。”

  具体而言,曹君如认为,欧洲市场可能在第四季度呈现较好的发展态势。“一方面,法国、荷兰、西班牙等国家为了达成《巴黎协议》的目标,从去年开始就已经在布局一些大型光伏项目,这些项目在今年下半年会陆续施工安装和并网。而且,法国、荷兰、西班牙三国的市场预计在2020年前都会维持不错的发展趋势。”此外,曹君如也指出,在2019年下半年至2020年上半年,意大利也会加入“需求旺盛”的行列。“欧洲市场是可以期待的,国内过剩的产能也可能会流向欧洲。但是如果这种情况真的发生,欧洲市场也有启动‘双反’的风险。”

  而在美洲市场,曹君如指出,美国仍然会保持今年前三大市场的地位。墨西哥和巴西也将在年内陆续启动大型项目。美洲的整体需求仍会上涨。此外,在北非和中东,今年也将有大型地面电站开工,“这些地区也会呈现稳定成长的趋势”。

  综合全球的市场发展,曹君如也表示:“在新政出台之前,预估2018年全球装机量可达110GW左右,而由于新政可能导致国内市场出现萎缩,目前预测全球装机量也会缩减至92—95GW。”

(责编:)

相关新闻

人工智能如何应用于农业? 赵春江院士:分五步

近日,2019年花城科技论坛暨农业人工智能峰会在广州举行。与会院士、专家聚焦农业人工智能话题,共同探讨未来智慧农业科技创新所面临的机遇与挑战。“农业人工智能技术可以提高劳动生产率、资源利用率和土地产出率,增强农业抗风险能力,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和生态安全,实现农业可持续发展,促进从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的跨越。”中国工程院院士罗锡文说。